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土味巨星 > 第七百七十九章:斗智斗勇

第七百七十九章:斗智斗勇

    李铁柱又问:“这位战友,为什么胜负关键是艺人呢?把我们六个都干掉,你们就赢了,对吗?”

    小陈:“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一场真正的演习,跟是不是艺人无关。”

    李铁柱看向刘源:“他说无关,那就是有关了。”

    刘源:“柱哥,你猜对了,他紧张了。”

    小陈:“我没有紧张!”

    刘源:“看,他急了他急了。”

    小陈:“……”

    虽然被重击了一下,但缓过劲来后,刘源觉得还好,没有受伤。见李铁柱刁钻的审问敌人,似乎效果不错,也跟着凑热闹。

    张毅峰、郭晓西和袁恒在旁边笑,李铁柱从不按套路出牌的,这位战士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弹幕:

    “哈哈哈……”

    “瞎蒙可还行?”

    “关键是还蒙对了。”

    “李铁柱把小陈整不会了。”

    “秀儿!”

    “继续继续,你们离真相不远了。”

    “这都行?”

    “能把吴精问出来,我就把头卸下来。”

    “前面的,正经哥无所不能!

    刘源对李铁柱道:“现在根据小陈的供述来看,演习胜负的关键确实在我们艺人身上,只是,我们要赢的话,方式是什么?至少一个艺人活到演习最后吗?这也太被动了。”

    小陈挣扎:“我没有供述,都是你们瞎猜的。”

    李铁柱朝刘源点点头,又看向小陈:“内个……你们那边该不会也有艺人吧?”

    小陈:“没有。”

    李铁柱:“果然有!节目组最后一期请了嘉宾啊!”

    小陈:“我说没有啊!”

    “你是敌人,你说的话我们不信。”

    “那我说有呢?”

    “我信。”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挺老实的,兄弟。”

    “我……”

    “哈哈哈哈……”

    张毅峰和郭晓西大笑,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审问俘虏的,关键是,效果还出奇的好。

    李铁柱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袁恒说:“蓝军有艺人的话就说得通了,看哪边的艺人先被完全消灭,哪边就输了。”

    刘源点头:“很可能是这样。”

    李铁柱看向小陈:“小陈同志,对吗?”

    小陈:“……”

    沉默是金,我不说话看你们怎么猜。

    李铁柱:“他说是。”

    小陈:“我啥也没说。”

    “你默认了啊。”

    “我……我,你,你……大爷!”

    张毅峰:“哎!叫我干啥?小陈要跟我说什么?”

    小陈:“……”

    接着大家开始猜测对面的艺人是谁。

    袁恒说:“会不会是《士兵突击》的其他演员?”

    刘源:“李志轩、陆博、张毅他们?”

    李铁柱摇头:“他们不可能,因为他们真实战斗力几乎为零,蓝军人数本来就不多,肯定要请厉害的。而且,对方的艺人不会超过两个。”

    郭晓西:“为什么?”

    李铁柱说:“因为节目组没那么多钱!这是第一季,节目组没有拿到多少赞助商,请太多人会亏本。”

    张毅峰:“好家伙!不愧是自己做过节目的人。”

    袁恒:“铁柱今晚的智商很在线啊。”

    李铁柱心想,我现在99点智力值,已经不是笨蛋了,跟普通人差距很小:“对面应该是很能打,也参过军或者特训过的艺人。”

    众人点头,李铁柱的这波分析很靠谱。

    刘源说:“该不会是你师兄樊小皇吧?”

    李铁柱又问小陈:“是吗?”

    “是。”

    “小陈说不是。”

    “我说是啊!”

    “我猜对面应该是内地明星,是吧小陈?”

    “……”

    “看,他默认了。”

    小陈几乎崩溃,怎么可以这么玩儿?

    反正不管他说是还是不是,亦或者拒绝回答,李铁柱都能猜中答案,这就过分了。

    身为特种兵,小陈的心理素质是非常过硬的,但李铁柱搞的是他的心态。

    李铁柱问小陈:“该不会是吴精吧?”

    小陈不回答,甚至闭上了眼睛。

    袁恒:“不会吧?他那么大的咖,来陪我们玩儿?图啥?”

    刘源也说:“精哥不太可能上综艺……”

    李铁柱:“屁!他不仅上,还把主持人给拐回家了,他特别爱显摆,跟我师父有的一拼。我猜就是他!你们看,小陈都闭上了眼睛,显然是怕眼神泄露了机密。”

    小陈睁开眼,无奈的看了李铁柱一眼,带着三分哀怨,七分草泥马。

    张毅峰:“小陈默认了。”

    袁恒:“对。”

    小陈:“对什么对啊?我又怎么了?”

    李铁柱说:“精哥爱出风头,肯定是想来灭了我们!既然是精哥的话,另一个是谁就不重要了,有没有第二个艺人也不重要了。”

    郭晓西推着李铁柱和刘源往外走:“好了好了,都审出来了,我们快去找连长汇报情况吧。”

    袁恒对小陈说:“同志,你好好休息。”

    张毅峰朝小陈挥手:“谢谢啊!”

    小陈:“你们别走啊!什么意思?我啥也没说,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弹幕:

    “给老子笑裂开了!”

    “哈哈哈……”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心疼小陈。”

    “正经哥:基操勿6”

    “这审问也是绝了。”

    “这都能猜出是吴精?节目组漏题了吧?”

    “李铁柱在,一切皆有可能。”

    “毫无逻辑的得出了正确结论。”

    “不能说逻辑缜密,只能说瞎几把猜。”

    “你们不能这样,笑死我~”

    “小陈实惨。”

    当晚,李铁柱等人找连长汇报审问结果的时候,他是拒绝相信的,他手底下的兵都没能问出来,这些家伙凭什么?

    连长认为他们拿到的是假情报,没有参考价值。

    直到……

    李铁柱让他看了摄像师拍摄的审问过程,连长笑惨了,然后信了。

    连长夸赞道:“李铁柱,你是真的狗。”

    李铁柱:“???”

    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不少蓝军的信息,他们来自比侦察连更精锐的特种部队,人数不超过十人,对面有一个或两个战斗力很强的艺人,其中一个是吴精。

    这场演习的胜负关键,是干掉对方的艺人士兵。

    根据敌人的情况,连长连夜调整了作战思路。最主要的动作是,将剩下的五个艺人打散在其他小队中,防止他们被团灭。

    毕竟除了李铁柱,其他人的战斗力也就呵呵哒。

    第二天,上午。

    红方化装侦查找到了蓝军据点,是一处荒废的宾馆,坐落在山脚下,一面临水。小楼上还有两个狙击手,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狙击点,里面的敌人数量未知。

    这次演习时长24小时,也就是说,今晚零点之前要分出胜负。

    现在,对方已经先抓到了一名红方俘虏,胜利的天平倾向了蓝军,所以,红方必须主动进攻才行,他们等不起。

    士兵们回到营地吃午饭,然后发放了演习装备。

    除了拥有激光感应器的头盔和军装,还有步枪、手枪,甚至还有塑料匕首,这个匕首割脖子没用,但戳到头盔和衣服上是有效的。

    接着,红方分为三个六人作战小组,分别从三个方向出发,包围蓝军据点。

    一组从正面突进,二组乘坐皮划艇靠近,三组从后方山崖下来。

    李铁柱在第四战斗小组,因为几个艺人里面只有他能速降,其他人容易受伤。

    此时此刻,小楼的某个房间里,坞力韬被绑得结结实实,嘴里塞着布,显得很是狼狈。而吴精正在当着他的面,开战术会议。

    白天倒是能看清楚两支队伍军装的差别,蓝军的服装颜色明显更浅一些,偏蓝色。

    “小陈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是被捕了,甚至可能泄露了一些我们的情况。”

    “不会,小陈心理素质过硬,演习被抓绝不可能被问出什么来。”

    “真是演习我信他,但这是录节目,李铁柱……有毒,以我对他的了解,可能会出问题。”

    “他?他不是很笨吗?”

    “但是,他的运气总是很逆天,反正料敌从宽。我估计他们会多路进发,我们人少不能分兵,就击中在楼里防守。小李在楼顶狙击,我们三个守二楼窗户。敌人来了先不打,在一楼每道门和楼梯都放上自动炸弹,进来一个炸死一个。房子是我们天然的掩体,而他们要强攻就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好!”

    “行动。”

    说完,吴精拿着枪走了,另外三个士兵跟上。

    坞力韬等他们的脚步声远了,才开始挣扎,双手在背后搓来搓去,企图解开绳索,还真让他给挣脱了一点,看来有戏。

    弹幕:

    “这是四对十八啊!”

    “精哥就是帅。”

    “防守方还是占优势的,尤其有制高点的情况下。”

    “狙击手准的话,能搞掉不少人。”

    “特种部队的狙击手,能不准?”

    “坞力韬这是啥情况啊?”

    “放水了吧?这都能挣脱?”

    “剧情需要吧。”

    “认真你就输了。”

    “这要是都让坞力韬跑了,就太假了。”

    “你们没看到窗口还有一根绳子连着外面的树吗?”

    “这不就是前两天练过的吗?故意的。”

    “应该不至于作假做得这么明显吧?”

    楼下,吴精带着三名士兵,悄悄的摸了出去。他们并没有如刚才所说的那样,在楼内固守,而是一头钻进了小楼左侧的树林。

    而在楼上,还有两个“狙击手”,在一前一后的隐秘的窗口,露着枪口和半个头盔。

    节目组给了两个镜头,楼顶没有人,那只有两个头盔两支狙击步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