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土味巨星 > 第七百七十七章:猖狂至极

第七百七十七章:猖狂至极

    坞力韬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笑道:“那是!我知道潜伏在地上很可能会被他们找到,所以我就藏到了树上,反正他们也没发枪,就算找到我我也不下来。”

    李铁柱道:“好样的,你去追他们,我留下来等大部队。”

    坞力韬突然笑了:“师父,你是不是当我傻?”

    李铁柱:“……”

    两人放慢速度,远远的吊着敌人,不敢靠近,等待队友前来支援。

    “师父,你这么猛都不敢去追,让我去?”

    “主要是想着,多一个俘虏可以拖慢他们的速度。”

    “我不去,俘虏不是人当的。”

    “好吧。”

    “要是事先就配发了演习装备的话,我在树上直接把他们四个给突突了。”

    “张毅峰大爷还在他们手上呢,把大爷也突突死?”

    “一换四,赚啊!”

    “也是,韬哥儿你数学学得不错。”

    “可惜没发装备。”

    “他们也没法,不然他们持枪搞突袭,我们死得更惨吧。”

    弹幕:

    “坞力韬人生高光出现了!”

    “这波操作666!”

    “扎轮胎可还行?”

    “不讲武德。”

    “怂人自有骚操作……”

    “师父,你是不是当我傻?”

    “神特么一换四。”

    “张毅峰:你礼貌吗?”

    “老人家好可怜。”

    “这四个特种兵是真强,不过在阴沟里翻了船。”

    “要不是坞力韬迷路,敌人就得手了。”

    “剧本都特么不敢这么写!”

    “敌人好惨……”

    很快,连长带着艺人小队和另一个小组赶到,十多个人,李铁柱简单跟他们介绍了情况,然后追了上去。

    连长:“大家都没有枪,我们也别用匕首,抓住他们!妈的!老子们也是特种兵,欺负谁呢?”

    老兵们非常愤怒,本来被当做红方就已经够憋屈了,没想到对方竟然猖狂到半夜摸营抓俘虏。更可气的是,车胎被扎被十多个侦察兵追,对方还不丢下俘虏逃跑,这是把侦察连当狗溜呢?

    大家都憋着一口气,要追去教训教训这帮来路神秘的蓝军。

    蓝军这边也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说不配发武器吗?他们怎么用刀子扎轮胎?”

    “到底是谁扎的?”

    “难道他们知道我们要来?”

    “不可能,知道的话会让我们俘虏张毅峰?”

    “憋屈死了!要有枪的话,我们能灭了他们十几个。”

    “别轻敌,对方是侦察连。”

    “现在怎么办?他们追得很快。”

    “纯肉搏的话对方人太多了。”

    “化整为零!”

    “俘虏怎么办?”

    “哼!自然是有办法的。”

    不一会儿,张毅峰被绑着吊在了一棵树下,脚尖刚好能着地,但是很费力。

    而那几个蓝军,则扛着一根树桩子跑了。

    然后,被塞住嘴的张毅峰,绝望的看着不远处自己的战友们追着蓝军跑过,没有人注意到他。

    又追了一会儿,距离只有十来米了。

    这要是配发了演习武器的话,早就激烈交火了,可是并没有,所以,这场战斗显得很古怪。这也没办法,不仅节目组,就连部队领导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哪个智障会大晚上从营地溜达到公路上来扎轮胎啊?

    原本计划是,即便蓝军抓不到俘虏被发现,也能顺利坐车逃走的。

    “冲!抓住他们!”

    “夺回战友。”

    红方士兵们冲了上去,双方都没有武器,要什么战术?当然是三三制啊!三人一组,配合娴熟的猛扑了上去。

    谁知,四个蓝方士兵默契十足,把“俘虏”一扔,四散逃了。

    红方士兵们愣了一下,张毅峰大爷怕不会把腰子摔出来。哦,他那么大岁数了,腰子也没啥实际作用。

    他们上前一看,“俘虏”竟然是一根木桩子,天黑,稍远一点就看不清楚。

    上当了!

    坞力韬吓一跳:“大爷都木了!”

    袁恒拿枪托敲了敲,砰砰作响,道:“大爷还是这么硬!”

    郭晓西:“噗……”

    弹幕:

    “蓝军好可怜!”

    “张毅峰才可怜呢。”

    “神特么大爷都木了。”

    “坞力韬你特么……”

    “估计蓝军要被抓。”

    “演习为什么没有发武器呢?”

    “估计也是没想到有脑残会扎车胎。”

    “哈哈哈……”

    “坞力韬今晚绝对主角。”

    “我真害怕李铁柱把匕首掏出来。”

    刘源:“他们把大爷藏起来了,我们分三个人去找大爷,其他人跟他们去抓敌人!”

    李铁柱:“好!”

    艺人们还在这调侃的时候,老兵们早已分成战斗小组分别追着四个敌人跑进了树林里。

    郭晓西、坞力韬和袁恒原路返回去找张毅峰,李铁柱带着刘源追敌人。

    这时,整个林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敌人速度太快,侦察连的士兵也轻易追不上,但仗着人多也没有跟丢。

    红方士兵们大声沟通着,到处围堵分散逃窜的敌人。

    而对方也在用各种鸟叫声传递暗号,简直欺人太甚,太猖狂了!

    可是,追着追着,各个战斗小组却逐渐丢失了目标,鸟叫声也渐渐消失了。

    什么鬼啊?

    明明跟得很紧的,怎么对方突然一下子就加速了,然后没了踪影?

    连长气得骂娘,士兵们更是红了眼睛,这特么要是播出去,还不丢死个仙人?十几个追四个,竟然全部更丢了,这特么还是侦察连吗?炊事班都丢不起这人!

    红方战士们心态炸裂,用搜山的方式,地毯式搜索。

    敌人没有跑远,而是伪装潜伏了起来,一旦跑动就会被发现!

    另一边,聪明的袁恒听到哒哒的声音,让坞力韬过去查看,发现了用脚踢树的大爷张毅峰。

    他们赶紧把大爷放了下来,给他解开绳索。

    坞力韬撤下张毅峰嘴里的布,说:“大爷!我们还以为你挂了呢。”

    郭晓西:“太刺激了,今晚上太刺激了。”

    张毅峰道:“抓到敌人了吗?”

    袁恒:“不知道,敌人很强。不过,我们是侦察连,人多抓人少,问题不大,至少也能抓到一两个吧?”

    郭晓西:“你是怎么被抓的?”

    张毅峰说:“我就……就看到人影一晃,天旋地转,然后就被绑起来堵住嘴扛走了……太快了!”

    袁恒又开始疑神疑鬼:“奇怪!为什么他们要把你绑这里呢?他们如果要逃,完全可以把你丢地上,直接分散逃跑啊,效果也一样。不,那样我们还要分一部分人照顾大爷,去追的人会更少。”

    坞力韬:“估计是紧张吧?”

    袁恒摇头:“说不通!他们把大爷吊在这里也要花时间的,他们一定有什么计划。”

    这时,一个三人小队走了过来。

    一个士兵说:“你们找到张毅峰了?”

    郭晓西:“刚找到,没受伤。”

    士兵走过来:“那就行!连长还说让我们来帮忙找找呢。”

    另一个士兵问道:“连长都好奇车胎是谁扎的,要不是他,这帮家伙就跑了。”

    坞力韬骄傲的举起了手:“我扎的!哈哈,我迷路了,然后就找到了他们的面包车,哈哈哈……”

    三名士兵“赞赏”地看向了坞力韬,你特么还真是个大聪明!

    袁恒突然道:“别过来!你们别动!”

    士兵停住:“怎么了?”

    袁恒:“口令?说口令!”

    士兵突然笑了,看向左右两个战友:“这回,抓个轻点的吧?张毅峰太重了。”

    袁恒:“卧槽……”

    他没能再发出第二个声音,被瞬间扑倒并制服。

    张毅峰也再次被制服。

    郭晓西和坞力韬被一个士兵同时捂住嘴,力量巨大,他俩竟然挣扎不脱,发布出生于。

    两个士兵把袁恒和张毅峰绑起来塞住了嘴,过来帮忙把郭晓西和坞力韬搞定,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四个人都被捆住了,像四个大粽子。

    这三个蓝军士兵接下来干了一件非人哉的事儿……称重。

    他们中的两个人分别去抬郭晓西他们,抬完之后,指着坞力韬说:

    “他最轻。”

    坞力韬是绝望的。

    然后,他就被抬走了,留下郭晓西、袁恒和张毅峰面面相觑,卧槽!这帮家伙也太畜生了吧?怎么可以这么强?他们是怎么躲过侦察连的追捕的?

    他们都不笨,明白了一件事,这次的蓝军比侦察连还要精锐得多。

    没听说过啊!

    画面闪回,四名蓝军士兵扛着木桩跑路的时候,低声商量战术:

    “再跑远一点,然后做出分散逃跑的态势。”

    “不要急着摆脱他们,把他们往树林里面引,让他们越分散越好。”

    “用‘鸟语’联系。”

    “摆脱敌人后,回去带上俘虏从反方向撤离。”

    “三人一组,伪装成他们的士兵,问题不大,反正晚上看不清军装。”

    “剩下的一个去找到对方的艺人士兵,做出俘虏的姿态,引开他们掩护主力撤退,然后自行返回基地。”

    “收到!”

    弹幕:

    “卧槽!”

    “卧槽卧槽……”

    “天秀啊!”

    “侦察连都被秀了?这帮家伙什么人?”

    “吴精特训的部队能一般么?”

    “艺高人胆大。”

    “这四个也太惨了吧?”

    “被绑得像粽子。”

    “挨个儿掂量重量就过分了……”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猖狂至极啊!”

    “哈哈哈,笑死。”

    “坞力韬:车胎是我扎的。”

    “那三个最后带走坞力韬怕不是因为他轻吧?”

    “成业韬韬败也韬韬……”

    “还有一个蓝军呢?”

    画面一转,李铁柱和刘源在树林里追得迷茫,完全看不见人,敌人看不见,友军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声音。

    然后,他们遇到一个士兵。

    士兵气喘吁吁:“太快了,太快了……”

    刘源:“什么太快了?”

    士兵说:“敌人跑太快了,加上天黑,我们好多小组都跑散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