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土味巨星 > 第七百七十六章:夜战

第七百七十六章:夜战

    又一次担当哨兵的坞力韬有点虚,上次他就被抓了俘虏,而且还是白天,这次是夜晚,他心里更没底了。

    即便一次次说要一雪前耻,但真到上的时候,坞力韬就只有一个想法,不要再续前耻就够了。

    卑微。

    迈着紧张兮兮的小碎步,坞力韬来到黑漆漆的岗哨地点,队长给他说了口令后,带袁恒去另一边的岗哨,坞力韬紧张道:

    “等等,哥,我们应该隔着不远,我隔三分钟学一声鸟叫。没听到声音就说明我又遭了。”

    袁恒:“噗……没那么玄乎,你只要保持警惕,在第一时间发出声音就行。”

    坞力韬:“我不敢保证,他们扑得太猛了,一上来就捂嘴。”

    袁恒:“那你学鸟叫吧,能让你安心点。”

    虽然袁恒也不怎么行,但他的优点是足够警惕而且聪明,算是除了李铁柱外,综合实力最强的了。

    剩下的士兵,在营地组织学习方言,这是化装侦查的必备技巧。

    气氛倒是挺欢快的。

    而蓝方四名士兵已经登上了一辆平平无奇的五菱宏光,趁着夜色朝红方驻地摸了过来。

    一个小时后,换岗。

    李铁柱和张毅锋换下了坞力韬和袁恒。

    坞力韬看到李铁柱走来,吓得大叫一声:“有人!有人!”

    李铁柱:“你要说口令。”

    坞力韬大喜:“是师父啊,我还以为是敌人呢。吓死我了。”

    李铁柱道:“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被抓了。”

    坞力韬:“路上也抓?那我在这陪着你吧。”

    李铁柱道:“换岗后必须得回去,快走。”

    坞力韬只好往回走,走两步就说一句:“我看到你了,快出来!”

    显得神神叨叨的。

    前方草丛忽然动了一下,坞力韬吓一跳。

    他有点犹豫,拿了块石头砸过去,没有声音,于是……他决定换条路走,走着走着就……

    迷路了。

    可是,他不敢大声喊,生怕暴露自己被敌人抓到。

    别人不相信有人会来抓俘虏,但当过俘虏的他才知道那些人有多强。

    于是,他只能在树林里瞎转悠,越转越害怕。

    “摄像老师,你认得路吗?”

    “认得,但我不能提醒你,这是规定。

    “那你别开灯啊!”

    “不开灯咱们看的见路吗?”

    “开灯别人能看到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被抓了。”

    “被抓的是你,我就回去休息了,他们那边也有摄像师。”

    “关了吧,不是有夜视拍摄功能吗?”

    “好吧。”

    坞力韬学聪明了,让摄像关了灯光,然后……

    “啊呀,谁?是谁?”

    坞力韬倒在地上,一通挣扎。

    摄像老师:“你自己绊倒的,没人。”

    坞力韬:“啊……我这是故意的,我复习一下挣脱技能,嗯,对!”

    摄像老师:“……”

    弹幕:

    “同学们跟着我念……惊弓之鸟!”

    “这是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迷路了??”

    “笑死……”

    “摄像老师好稳。”

    “摄像也是部队的吧?”

    “这么黑能看到路才怪了。”

    “这货怕是回不去了。”

    李铁柱则在“主动防御”,他摸索着在身边周围几十米的道路或者草丛里,把相隔一米左右的草拴在一起。

    小时候经常玩儿,上学的路上走一路栓一路,到了学校就可以看到后来的同学一个个鼻青脸肿的,特别富有朝气。

    做好了绊索,对手来偷袭的时候,多少会受点影响。

    只是,没想到最先中招的是来查岗的连长。

    李铁柱看到有人,立刻拔出匕首:“谁?口令!”

    “金操。”

    “雅……连长小心地上有……”

    “哼,卧槽……”

    连长的倒功一流,倒是没摔到脸。

    他爬起来,一刀割断草做的绊索,道:“你弄的?”

    李铁柱:“嘿嘿,厉害吧?”

    连长:“把刀收起来。还有路上这玩意儿会误伤友军,敌人也不会走大路来攻击你,你把路上的撤了。”

    李铁柱想了想:“也对哦,连长你真聪明。”

    连长:“……”

    无法克说,连长没好气地走了。

    这时候,十几米外的山坡阴影里,四名士兵分散潜伏着,这时,为首一人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四人慢慢的撤了下去。

    撤出足够距离后,有人问道:“为什么撤?”

    “对啊,我们肯定能抓到李铁柱的。”

    “就差一点了。”

    “草绊索根本拦不住我们。”

    为首的士兵说:“两点。第一,我们撤退的时候要一起抬着他跑,容易被绊倒并丢失俘虏。第二,李铁柱脑子不好使,动不动就拔刀,他们还没有换成训练用的道具刀,现在上去容易出事。”

    众人认为第二个理由非常充分,还是找个智商正常的人抓吧。

    虽然吴精反复叮嘱他们不要去抓李铁柱,但他们却是非常骄傲的,还是打算尝试一下。他们之前是听到了坞力韬和李铁柱的对话,才专门摸到李铁柱这边来的。

    现在,他们撤了下去,转向张毅锋那边去了。

    弹幕:

    “李铁柱误打误撞救了自己一命。”

    “讲真,这几人不一定搞得过李铁柱。”

    “上次李铁柱是一对二,这次是一对四啊,而且还是神秘部队。”

    “张大爷要遭。”

    “坞力韬呢?”

    “那货彻底走丢了吧?”

    “哈哈哈……”

    “再见了坞力韬韬!”

    坞力韬此时正在挠头盔,他和摄像师大眼瞪小眼,一片迷茫。

    怎么走到大路上来了?

    说是大路,也只是跟山间羊肠小道相比,其实就是一条土公路。

    坞力韬:“我怎么绕到这儿来了?”

    摄像师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咋知道?”

    坞力韬:“我是走了多远啊?诶?那是什么?”

    他瞧了瞧前方的土路,黑洞洞的看不清楚。

    “老师,把夜视摄影机给我瞧瞧。”

    说这坞力韬拿过摄影机对着前方拍了起来。

    每名艺人除了一个跟拍摄像师之外,自己头盔上还有两个小摄像头,一个对准前方,另一个拍自己的脸。

    坞力韬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是一辆面包车,大晚上的哪来的面包车停这荒郊野岭?一定有问题,我要过去看看。”

    他没敢走大路,而是沿着小公路旁边的树林摸了过去,不一会额就来到了面包车旁边。

    坞力韬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好几次想放弃,但还是忍住了。

    毫无疑问,这辆车就是对方来抓俘虏的车,因为……

    老子坐过啊!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车上没有人,对方都去抓俘虏了。

    “嘿!破坏演习车辆,应该不用赔钱吧?”

    坞力韬坏笑一下,掏出了匕首,朝着轮胎扎去……

    弹幕:

    “我去,这货跑哪儿去了?”

    “歪打正着了!”

    “发现了又怎样?到时候连坞力韬一起抓。”

    “他没办法回去预警啊,找不到路。”

    “卧槽,扎轮胎可还行?”

    “秀!”

    “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坞力韬学聪明了。”

    “感觉蓝军大意了,竟然没有人留守车辆。”

    “主要蓝方人太少了……”

    “韬韬这波操作可以的,但是你快跑吧。”

    另一边,四名蓝军从三个方向一拥而上,瞬间扑倒张毅锋,张毅锋只来得及发出半个音节,挣扎中头盔都掉地上了。

    然后,老年能力者被四名体魄强健的蓝军带走,强壮如他也反抗不了。

    李铁柱离得近,听到声音后,先问了句:“谁?”

    没人回答,倒是听到前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想了想,喊道:“有情况!有情况……”

    营地里的士兵快速赶往各个哨点,不一会儿,左边传来声音:

    “是张毅锋的头盔,各队分开搜索!”

    李铁柱也单枪匹马追了出去,跑出没几步就被自己做的绊索绊倒了,沿着山坡滚了下去。

    别说,速度还挺快的。

    不过摄像师跟丢了。

    李铁柱没等摄像师,沿着树林就往前跑,顺便整理了一下头盔上歪掉的夜视摄像头,能拍到就行。

    跑了没几步,李铁柱就看到前方几个人影快速移动。

    他马上追了上去,喊道:“十一点钟发现敌人!左右包抄!”

    其实就他一个人而已,远处的战友能听到声音,不过,肯定来不及,他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果然,那几个人跑得更快了。

    李铁柱悄悄跟上,只希望能在他们上车前追上。

    追着追着,突然旁边窜出一个人把他扑倒在地上。

    原来对方撤退的时候,还留了一个人断后。

    这人身手非常好,李铁柱因为处在下位,一直被压制着,但好在格斗经验丰富,没有被制服。

    周围传来战友的声音,敌人似乎有点急了,给了李铁柱一个佯攻,然后转身跑了。

    李铁柱再次跟上,但居然发现自己追不上对方。

    在夜间奔袭方面李铁柱不比侦察连士兵若,所以,对方似乎比侦察连的士兵更强?

    方才那两下格斗也是,招式凌厉凶狠,要不是演习的话,李铁柱觉得自己应该负伤了。

    李铁柱一边追,一边还要提防对手又偷袭,速度快不起来,跟对方越落越远,要知道那些人还抬着张毅锋呢。

    很快,追到了小公路边上,对方全员上车并发动了车子。

    李铁柱长叹一声:“可惜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几个敌人又下了车,抬着张毅锋继续跑。

    这是什么套路?

    有车不坐,诱敌深入?

    李铁柱不敢追太紧,怕有诈。

    “师父!”

    树上传来一个声音。

    李铁柱抬头举枪,发现坞力韬从树上爬下来。

    “嘿嘿嘿……老子把他们四个车胎全扎了。”

    “牛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