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343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3)

第2343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3)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劈头看过来的大刀,还不等她出手拦截,面前忽然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大胆狂徒,竟敢伤我神医谷的人!”

    说话间,一个白衣飘飘相貌绝美如同谪仙的男人从天而降,直接将秦鹤的攻击挡了下来。

    男人鹤发童颜,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可一头雪发却尤为扎眼。

    秦明远死死抓住靳青的衣领,他认出这人便是神医谷谷主夏阳子。

    靳青:“...”她是不是被人保护了。

    拦下秦鹤的攻击后,夏阳子转头看向靳青,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终究化为一声长叹:“回来就好!”

    一别十年,没想到此生还能再见到这孩子。

    看到夏阳子怀念的眼神,靳青:“...”亲,别看我,秦鹤准备过来砍你了!

    就像是在印证靳青的想法一样,只见秦鹤将手中的大刀横在身前:“按照约定,神医谷不可管江湖之事,谷主现在这般作为,怕不是想让全江湖对神医谷群起而攻之。”

    夏阳子看着秦鹤微微摇头,脸上依旧是一片云淡风的模样:“秦鹤,想容原本就是神医谷的传人,

    当年,你驱使秦康博那顽童将想容骗走,无非就是想要我神医谷的传承,以便夺取我神医谷资源。

    那时想容自愿离开,我们不会阻拦,可如今想容既然回来,便仍是我神医谷的人,你莫与我胡搅蛮缠。”

    707:“...”这人的原则性有些奇怪啊!

    靳青将秦明远从背上抓下来,在对方手里塞了把瓜子,让秦明远给她扒瓜子仁。

    还打不打,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

    秦明远蹲在身边,一边给靳青扒瓜子一边看热闹,之前的几世,夏阳子都早早死去了,秦明远与对方的交际并不算多。

    因此秦明远过去并不知道,这夏阳子竟是个话痨。

    听了夏阳子的话,秦鹤似乎非常暴躁:“夏阳子,你神医谷隐藏了多少秘密你自己知道,你可敢告诉大家你今年究竟多大年龄。”

    夏阳子闻言微微蹙眉:“我有秘密是我的事,与你有和干系。”

    707:“...”终于明白是哪里出问题了,这人似乎不大会聊天啊!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了半天的话,秦明远打了个哈欠往靳青身边靠了靠:好累啊,谁来管管他,他身上还带着伤呢。

    靳青则是歪头斜眼的看着还在的场上逼逼叨的人,这两人在相亲么,怎么聊的没完没了。

    就在靳青无聊到极点时,忽听秦鹤大吼一声:“夏阳子,我今日便让你看看我合刀门刀法的至高奥义-人刀合一。”

    夏阳子刚打算说他不想看,却见靳青忽然一抬手,一个小木球向着秦鹤飞了过去。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周围的山头都跟着动了动,秦鹤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大坑,而秦鹤本人则连个渣都没留下。

    对于这样的事,秦明远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只见他绕过大坑快步跑到那两匹受惊的马旁,伸手拉住缰绳闻声安慰:“别吼别叫,不然娘亲一定吃了你们。”

    经过一年的相处,秦明远对靳青的脾性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他眼中,似乎就没有靳青不吃的东西。

    在秦明远的安抚下,那两匹马竟当真安静下来,顺从的跟着靳青往神医谷里面走。

    夏阳子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他想不通靳青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好好的地面怎么就炸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坑。

    其实他们平常在炼药的时候,也会发生炸炉的情况,但那种威力远比刚刚的爆炸小的多。

    想到这,夏阳子将鼻子凑到靳青身边嗅了嗅。

    身为顶级医者,嗅觉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虽然闻不出来刚刚那东西材质,但他却能闻出靳青身上的血腥味,以及这孩子今天应该吃了兔子,老虎和熊的肉。

    知道孩子在外面没挨饿,那他也放心了。

    靳青伸出手将夏阳子的脸推到一边:别凑得太近,猥琐的怪老头。

    神医谷的最外围是一道天然的瘴气屏障,云想容从小在神医谷长大,身体中早已有了抵抗力。

    更不用说有灵力支撑的靳青。

    秦明远倒是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好在夏阳子及时在他嘴里塞了枚丹药,秦明远这才将将缓过来。

    靳青叹了口气,将地上的两匹马连着秦明远一并扛了起来,转头对夏阳子示意:“走吧!”

    夏阳子:“...”想容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穿过瘴气林入眼的便是大片大片的田地,以及一个小小的村庄。

    与普通农户一样,这些人家门口都晾晒着衣服,或者各种风干的动物肉干。

    他们的院子里饲养着牲畜和家禽,有些还种着各种蔬菜。

    零星的几个小娃娃,正在田地中快乐的跑来跑去。

    这里便是药奴们的生活区域。

    神医谷是呈环形排列的,最外面一层是瘴气林,稍微往里些则是供应全谷人食用的田地,以及牲畜饲养区。

    之后是药奴们居住的村庄。

    每个进入神医谷的人,都能从神医谷分到一块田地,几只牲畜。

    平日里除了试药外,他们还要负责种种植田地,喂养牲畜。

    如果碰到相互看对眼的,也可以自行组建家庭,这一点倒是与普通人无异。

    而他们的孩子,若是能通过测试,也可以成为神医谷的弟子。

    每个药奴进谷后,都会分到一颗蔽障丸。

    如果不想再待在神医谷,那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

    只不过,吞了蔽障丸离开神医谷的药奴,此生再无进入神医谷的可能,否则便会七窍流血而死。

    过了药奴的生活区,便是一大片药田。

    药田的种植由神医谷的弟子们负责,药田中的药草相生相克,若无专人带领,误闯者定然会死在这里。

    由此可见,世界意识当初究竟给秦康伯开了多大的挂。

    药田的尽头是弟子们的住所。

    神医谷的最中心,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木屋群,也是夏阳子和其他神医们居住的地方。

    夏阳子一边带着靳青往里走,一边紧张的盯着靳青看:不知为何,虽然相貌相同,可他总觉得靳青给他的感觉非常陌生。

    正当夏阳子暗自观察靳青的时候,却见靳青忽然将肩膀上马匹往地上一丢,之后的对着摔晕的秦明远交代道:“目的地到了,晚上把他们吃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