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341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1)

第2341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1)

    靳青说过自己要去神医谷,因此她一直按照707给她的地图向前走。

    对于自家宿主不认路的毛病,707早就放弃抵抗了。

    反正地球是圆的,他家宿主早晚有一天能走到地方。

    可707认命了,秦明远却不打算认,他旁敲侧击的想要将靳青带上正途。

    只可惜,靳青在某些方面表现的很执着。

    哪里的路难走,她就往哪走。

    遇山爬山,遇水淌水,短短几十日的路程,被她硬生生的走了一年。

    最重要的是,靳青并不是一个能听别人说话的货。

    秦明远试着同靳青讲理,结果被打了。

    秦明远试着带靳青向正确的路上走,又被打了。

    最终,他不得不认命的按照靳青画给他的地图往前走。

    他每天都要花费大把时间研究靳青的“地图”,艰难的辨认这些弯弯曲曲像蚯蚓一样的东西究竟哪里像路...

    不止秦明远在绝望,就连蹲在神医谷门口堵靳青的秦鹤也同样绝望,这女人究竟躲去哪里了。

    他现在什么都没了,门徒没了,房子没了,田产没了,名声没了,就连家和儿子都没了。

    所有人都好奇他究竟欠了多少钱,竟然会沦落到被一个女人卖到家破人亡的程度。

    因此,将江湖上竟然连一个愿意对他伸出援手的人都没有。

    厚道些的会送他一些金银细软,不厚道的则会直接将他拒之门外。

    秦鹤当年也是从底层一点点爬上来的,他能有今天,完全是凭借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再加上娶到了前合刀门门主的女儿。

    妻子死后,他费尽全力将合刀门推到了一个新高度,并顺利当选为武林盟主。

    他心里甚至还有一个宏大的愿望,在这个愿望中,神医谷起了重大作用。

    只可惜,现在什么都没了。

    胡子拉碴,神行落拓的秦鹤坚强的蹲守在神医谷:“剑人,我就不信堵不到你。”

    最开始,神医谷门口蹲了不少人。

    他们说是江湖人士,可实际上也都是汲汲营营,为生存各种奔波的红尘中人。

    都知道靳青身上携带了大量财物,总有些不劳而获的人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可惜的是,靳青竟一直都没出现过。

    刚开始的几个月,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的等着靳青自投罗网。

    再往后,等靳青的人越来越少,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其他事情上。

    除了几个打探消息的人外,其他人都陆续离开了。

    身边的人一茬一茬的换,只剩下秦鹤独自一人还坚守在神医谷外。

    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秦鹤,他们见证了一代巨侠的陨落。

    在武林中,并不是只要武功高强就可以的。

    没有自己的势力,纵使武功再强最终也只能是个为别人抬轿的角色,秦盟主当真是可惜了。

    就在众人为秦鹤惋惜的时候,靳青的马车终于到了神医谷门口。

    马车的模样看起来凄凄惨惨,修了破,破了修,车厢上到处都是用木头打的补丁。

    两匹马到是依然健硕,只不过那都是秦明远精心喂养的功劳。

    与马车相比,秦明远看起来到十分光鲜。

    秦明远长开了些,他身上穿着一身玄色衣袍,头上依然带着幂篱。

    他衣服的质地极好,甚至还隐隐带着点金色的流光。

    若不是袖口和衣摆都有明显的针线痕迹,大家或许会认为秦明远是哪个大家族放出来游历的公子。

    对于这个孙子,秦鹤并不亲近,甚至已经忘记了对方的相貌。

    还不等秦鹤过来辨认秦明远的身份,便有其他人先开了口。

    在江湖上,不少逃亡者都是有悬赏价格的。

    因此,很多人都会蹲在神医谷外等人。

    见到有人准备进入神医谷,驻守在神医谷外的人当即高声问道:“来者何人。”

    刚因为私房钱被抢而心气不顺的秦明远,不但不回答对方的话,甚至架着马车直接向神医谷里面走。

    江湖人士好勇斗狠,这人没有得到秦明远的回答,原本就觉得丢了面子。

    等听到周围人的窃笑是,更是狠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只见他拔出长剑,一个飞身直冲向秦明远面门。

    被欺负,被奴役,还打不过近亲靳青。

    跟着靳青走了一路,趁火打劫、黑吃黑的事几乎干遍了,可他身上却连个铜板都没落下。

    就连衣服,都是从那些苦主身上扒下来的。

    想要同靳青争执,却打不过。

    想要同靳青讲理,却说不通。

    愤怒之下,秦明远只能将自己的全部心神都放在练功上。

    他的天分好,再加上几十世的经验,虽然才不过八岁年纪,可功夫却足以与前世十几岁时媲美。

    然而,这并没有什软用...

    之前的那些人都是靳青动手处理,而他则负责打扫现场。

    可现在,看着迎面刺向自己的剑,秦明远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憋了一整年的气,也应该往外撒撒了。

    于是,他站起身,凝神静气的面对来人。

    就在对方的剑即将点上他鼻尖的时候,秦明远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头,将剑尖夹住,随后微微用力。

    随着一声脆响,剑被秦明远的手指夹断了。

    秦明远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之后反手一甩:“还给你。”

    断剑从秦明远指尖飞出,化为一抹寒光,直接刺穿了对方的喉咙。

    原本还意气风发的男人,瞬间捂着自己的喉咙倒了下去,喉咙中不断发出咕噜噜的呛血声,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这边的动静有些大,引得所有人都齐齐看过来。

    秦鹤眼中闪过一丝暗芒,这孩子好俊的功夫,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养出遮掩的孩子。

    秦明远也诧异的看着地上的男人:虽说他有前世的记忆和经验,练功犹如神助。

    可从现在的情形看来,他好像厉害的过头了。

    几道声音从远处传来:“大胆小子,竟敢杀我师兄(师弟)。”

    伴随着声音的响起,几道身影同时拿着武器从远处攻过来。

    这些都是刚刚倒地那人的师兄弟,结伴出来游历的。

    自己人杀人的时候,他们可以装作没看见。

    可若是别人动了他们的人,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秦明远也是个乖觉的,当看到几个人同时扑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避开。

    可就在他向后退的时间,却觉得脖子上微微一凉,竟是有个刺客潜到了他身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