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340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0)

第2340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10)

    秦鹤毕竟是武林盟主,又是合刀门门主,手下弟子足有三百之多。

    而靳青却没给他留半分情面。

    签了师徒协议的弟子都被送去当保镖护院,没签协议的弟子则被扒下衣服打了出去。

    有些人仗着武功想要反抗,却被靳青一一放到。

    一次不听话,就打两次,两次不听话就打三次,直到打服为止。

    只一天时间,靳青就把秦家卖空了。

    她的这番操作,顿时震惊了整个武林。

    由于云想容的消息被保护的太好,因此从没人知道秦家竟然还隐藏了这样的大秘密。

    大家虽然好奇云想容是谁,可更好奇武林盟主究竟是因为什么出去躲债。

    秦家已经被靳青祸害几乎没人了,倒是还好。

    比秦家更抑郁的却是夏家。

    他们夏家的女儿和外孙,竟然被人推去了闹市当街拍卖。

    夏家主原本想要派人将女儿夺下来,却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打过靳青,反而给靳青松了人头...

    之后,更是有的不少与夏家不对付的人都参与了竞拍。

    为了不让夏家受到更大的折辱,夏家不得不花了大价钱将夏瑜母子赎了回来。

    武林是个讲究强者为尊的世界,而靳青又是个能豁出脸折腾的人。

    因此,在众人恶意哄抬下,夏瑜的赎身钱很高,高到夏家主想要吐血的程度。

    可最终,这人还是被他们用银钱买了回去。

    在秦明远的记忆中,夏瑜知性、温柔、大气、进退有度,纵使是派人诛杀他时,那人的脸上也带着得体的笑的。

    那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夏瑜如此狼狈的模样,就像一块被挂在杆子上,任人切割的猪肉..

    有点狠,但秦明远心里却很痛快、很开心。

    秦明远将马车停在路边,慢悠悠的从车上爬下来:“你就不怕我遇上危险么。”

    靳青歪在车厢里,懒洋洋的答道:“没事,你有灰指甲,可以吓死他们。”

    秦明远:“...”谁能告诉我,这个所谓的灰指甲到底是什么。

    见秦明远钻进树林,靳青伸了个懒腰从车上跳下来,歪头斜眼的看向前方的路。

    她正前方是两座断崖,崖中间则是一条羊肠小道。

    从地形看,颇有一线天的架势。

    靳青活动了下的胳膊腿,飞快跑到悬崖边,连跳到带飞的向崖顶窜去。

    崖顶上,一群人正焦虑的向下看,在他们的面前放着,是一排排被架在架子上的大石头。

    许是一直不见目标人物出现,这些人表现的有些焦虑。

    “怎么还没来。”

    “会不会是人已经走过去,我们没发现。”

    “他们是不是绕路了。”

    “不对,望风的人明明说这两人是向着这边走的。”

    “望风的人呢,还不快点去找...”

    他们是夏家人,今日是遵从家主吩咐,过来找靳青复仇的。

    家主已经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让他们一定要将靳青碎尸万段。

    在合计之后,他们便选择了这个一线天的地形。

    这个断崖易守难攻,等一会儿,他们只要将准备好的大石在滚落下去,就算那女人的功夫再高,也一定会被当场砸死。

    正当众人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崖下时,就见崖对面的同伴对他们疯狂的挥手,如同癫狂一般。

    成功放倒崖这边的所有人,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崖对面的那些人。

    之后,她咧嘴一笑,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纵身一跃。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半个时辰后,报讯的人匆匆赶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快准备,那个小的进山打猎了,他们马上就会...”

    这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发生的一切剧烈冲击着他的视觉神经,吓得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只见悬崖两边的树上挂满了人,这些人各个瞪圆了双眼,随着山风在树上荡来荡去...

    报信的人抓着自己的头发,跪在山崖上撕心裂肺的吼叫。

    虽然身在江湖,可真到了直面生死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怕的。

    这人惨叫的时候,靳青正蹲火堆旁边吃烤鸡。

    看着自己面前鸡头鸡脖鸡爪子,秦明远气的直鼓腮帮子:“这两只鸡是我打回来的。”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秦明远,非常没诚意的夸奖道:“干的不错。”

    秦明远:“...”用得着你肯定我么!

    就在这时,空气中传来男人愤怒的吼叫声。

    秦明远警惕的回头看去:荒山野岭为什么会有人,这其中一定有诈。

    靳青则是趁机顺走了秦明远的鸡脖子:这小崽子的打猎水平太次,她根本吃不饱。

    秦明远刚回过头,便看到靳青那猥琐的动作。

    秦明远当即扑向靳青,准备去抢靳青手里的鸡脖,却被靳青侧身躲过。

    就在秦明远准备去扯靳青头发时,却听靳青忽然正了脸色:“你听!”

    秦明远神情猛然一凛,忽然想到自己刚刚的猜测:“这附近应该有人埋伏,我们得快点离开。”那一线天是绝对不能走了。

    谁想,却见靳青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你听老子吃的多香啊!”

    说罢,便将整根鸡脖都塞在嘴里大嚼特嚼了起来。

    秦明远微微一愣,随即愤怒的扑向靳青:“我和你拼了。”

    半个时辰后,秦明远架着马车带着靳青继续赶路。

    由于秦明远认为一线天不安全,执意架着马车绕路,靳青也便随了他。

    反正受累的人也不是她。

    靳青的目的地是神医谷,而秦明远的目的也同样是神医谷。

    靳青想要的是神医谷中的大笔财富,至于秦明远,则是想要一个能让他平安长大的地方。

    不管哪一世的记忆中,神医谷的那些人对他都不算好。

    在那些人眼中,他是药奴,是下人,却从来都不是孩子。

    那些所谓的神医似乎从没有心,亦或者,他们只会对云想容用心。

    曾有一世,他与云想容大打出手后,又先后入了神医谷。

    被云想容拆穿身份的他,差点被神医们联手致死。

    从那时候起,他更是对神医谷恨之入骨。

    可若是让他选择一个蛰伏地方,他的首选却还是神医谷。

    神医谷有最好的药材,最先进的医术,只要这些人不总想着如何置他于死地,他倒是愿意在里面当个试药的药奴。

    毕竟他已经做习惯了,大家各取所需其实也很好。

    只不过,最让秦明远纠结的是,他应该如何告诉靳青,他们好像走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