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反腐女孩 > 第375章 魑魅飘忽2

第375章 魑魅飘忽2

    王晓燕要带队,便吩咐董铭仙在酒店照顾殷红。想不到董铭仙阴着脸,极不乐意,她只能指定暂时由杨玉婵带队,自己和省旅行社的随队导游留下来照顾殷红。

    这殷红原是傲气刁蛮之人,到江州银行工作后,又被赵德明娇宠惯了。她以为泰国这边的旅行社,为了她会推迟去大皇宫游览的时间,不意把她丢下不管,按既定行程前往景点了。

    她很想借病发作,但对王晓燕不敢放肆,从赵德明平时的抱怨当中,她知道葛飞对王晓燕心怀感恩之心,总是罩着。于是把气撒向医院的护士和酒店的服务人员。

    在酒店大堂,王晓燕见她老是冷若冰霜,骂骂咧咧的,肃然警示道:

    “你生病的人还这样的脾气?!人家又听不懂你的意思,干吗老冻着小脸?导游说你主要是吃多了拉肚子,休息严重不足,才变成这样病恹恹的。吃了药,估计明天就会好一些。”

    “我觉得泰国这种导游服务态度很不好,一点都不为游客考虑,”殷红噘着嘴埋怨道。

    导游道:“泰国的导游服务是一流的,特别对我们中国人,是十分友好。”

    “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殷红反驳道,“我生病了他们都不管,还说一流?今天大皇宫、玉佛寺、 唐人街三个景点去不了,是不是今天的旅游费得退还给我啊?”

    导游笑道:“这个没有这种说法的,我带队出来上百批的游客,没有说退一天旅游费的。”

    “哼,”殷红转向王晓燕愠色道,“王主席,我看我们后面的几批旅游,不要交给这家旅行社做了,换一家。”

    导游脸色难看,默不作语。

    王晓燕笑道:“你生病了,我也不好批评你了。你昨晚和董铭仙去了哪?彩云姐说你回来已经很晚了,也不顾她已经睡了,你在洗手间冲洗,声音搞得那么响,吵得人家睡不好。”

    “章彩云她胡说八道!”殷红激动地骂道,“我回到酒店才一点,冲洗得很轻,我没吵她。我看她根本就没醒过,呼啦呼啦的鼾声,把房子都震破。倒是她,吵得我一夜没睡好,否则我也不会生病。你想想好了,我吵了她,她今天还能有力气去大皇宫玩吗?”

    王晓燕道:“她说你还把房间的灯开得很亮,她都看到你孕妇一样突得老高的肚子啦。你晚饭吃得那么多,半夜三更又去哪里吃了?不怕你纤细的*变粗?”

    “王主席,我为了舞蹈事业,多少年来一直憋着不敢多吃,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就不能让我亨受一回?再说,昨天晚上也不是亨受啊,简直是恐怖啊!”

    “恐怖?”

    “是啊,你不知道,我这病就是昨天晚上被吓着的。”

    “怎么回事?”

    “昨晚我和董铭仙从外面回来,发现有黑社会的人跟踪.....”

    导游有些紧张地说道:“我说在这里,你们又陌生又不通语言,不要单独行动,特别是晚上。”

    王晓燕问:“有没有看清是男的还是女的?几个人?”

    “好像两、三个,时隐时现,看不清面孔。”

    “在什么地方?”

    “就酒店前面这条路上。我和董铭仙估计是劫财劫色的黑社会。”

    “他们一直跟进酒店来?”

    “没有,估计看到酒店门口的警察了,他们不敢进。”

    “凌晨一点,警察还在酒店门口?”导游怀疑道。

    “是的,而且很严,很紧张。我和董铭仙差一点不让进,与酒店前台服务员认真核对之后,才放我们进来。”

    导游怯色道:“王主席,晚上他们,回来你要对大家再三说清楚,晚上不要出去,绝对不要单独行动。特别后天去芭提雅之后,你们要知道,那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枪支管理混乱....”

    王晓燕点点头,慎重地说道:“好的,我会说的。”

    安顿好殷红,王晓燕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诸葛欣打了电话,告诉她刚才殷红讲的情况。

    诸葛欣说:“晓燕,你一定要万分小心,我估计这伙可疑的人,已经盯上你们住的这家酒店了。刘大说,他们对你提供的线索十分重视,目前虽然无法确定这伙人是不是蓝玫瑰、王来金他们,但肯定不是好人。至少是一个跨国犯罪组织的人。公安部已经派人来曼谷了。”

    “技术分析还没有结果吗?”王晓燕问。

    “这个我情况不是很清楚。如果真是蓝玫瑰和王来金,不管他们再怎么千变万化,骨相总是变不了的。”

    中午,王晓燕和导游两人吃过自助餐,正给殷红打好饭菜,准备回房间去。杨玉婵打来电话说,楼圆圆犯事了。

    王晓燕的心一下揪紧了,忙问什么事。

    杨玉婵道:“进玉佛寺的时候,楼圆圆穿得太暴露了,寺庙不让她进。由于天气太热,没有带其他衣服,见大家鱼贯而入,她一急,跟寺庙管理人员吵了起来。高温下她的火气特别大,站在门槛上,手指着对方依哩哇啦骂。一个和尚看不下去,过来劝,阿弥陀佛施礼时,秃头上被她拧了一把....”

    “什么?!”王晓燕大吃一惊,怒道,“出门前,导游不是再三叮嘱,佛国禁忌很多,不能在寺庙里穿暴露的衣服,不能大声说话,不能把脚踩在门槛上,不能用手指指着对方,特别不能摸别人的脑门,这是侮辱别人.....难道她不长耳朵吗?”

    杨玉婵焦急道:“这么热的天,少穿一点,人家也理解你是国外来的客人,可楼圆圆她把胸口的沟沟都露出来了,还摸和尚的秃头,人家不肯罢休了,怎么办呀?”

    王晓燕也无计可施,道:“玉蝉姐,你叫导游好好讲讲,只有她能帮忙。”

    “导游被寺庙里的人骂哭了。”

    “那...那怎么办呢?白红光、赵侃、朱向东他们呢?”

    “他们在啊,在帮楼圆圆吵,可是别人又听不懂。我看快要打起来了。”

    王晓燕喊道:“作死啊!”见餐厅里的人都抬头惊讶地瞧着她,她才发现自己也犯了禁忌,连声说“SORRY”。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