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反腐女孩 > 第374章 魑魅飘忽1

第374章 魑魅飘忽1

    王晓燕和杨玉婵被安排在一个房间。过了一会,殷红来报告说,楼圆圆撺掇几个人要去看人妖表演,赵侃则怂恿白红光、鲍志静等人去看色情节目。

    “今天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起早。至于人妖表演,后天到芭提雅导游会统一安排的,”王晓燕道。

    “如果楼圆圆不听呢?”

    杨玉婵道:“你是副队长,她怎么能不听呢?如果她不听,你叫她过来!”

    殷红道:“几个男的吊儿郎当,我讲讲没用的。”

    王晓燕笑道:“你去对赵侃说,叫他们老实点。异国他乡,环境陌生,导游讲了,未经他同意独自出去活动,被警察抓了,他们旅游公司是不管的。还有,这里的治安比较乱,黑社会组织多,专门找像他们这种第一次出国没有经验的人的。”

    经王晓燕一唬,几个人内心骚动不安的人,还真老老实实呆在酒店里打牌,不敢出门。

    她们四个在酒店附近河边买了一些新鲜的小东西------泰丝领带、牛角工艺品、香料、化妆品。殷红喜欢吃气味难闻的榴莲,王晓燕买了的红花油,便警惕地观察四周。

    回来的路上,眼尖的殷红瞧见楼圆圆和白红光两个人从椰子树下走过,白红光一脸猥琐邪笑。

    殷红指着他俩道:“你们快看,快看!”

    大家看时,正好见白红光去牵楼圆圆的手,被楼圆圆一甩,尴尬地愣着。

    杨玉婵道:“哧,白红光这矮个子,武大郎似的,看不出来还挺花的。”

    殷红道:“是楼圆圆主动勾引他,他把持不住。他老婆太难看。”

    杨玉婵疑道:“楼圆圆会主动勾引他?白红光勾引她还差不多。”

    章彩云道:“吕萍说,楼圆圆的存款不少是靠白红光拉的。”

    殷红道:“白红光有存款资源,他亲戚是管市财政的。赵董事长讲,当初把白红光调到总行营业部当总经理,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殷红诡秘一笑,“不过,有人说,帮楼圆圆拉存款的可不止白红光一个哦。”

    杨玉婵问:“还有谁啊?”

    殷红神秘兮兮道:“我跟你们说,你们可不能说是我说的。”

    “当然,”杨玉婵道。

    殷红道:“董铭仙说,除了营业部的白红光,还有城中支行的赵侃,业务部的朱向东,人称‘*’。最近有增加了新华支行行长楼宇昂和金三角支行行长陶宁,人称‘六兄弟’”

    王晓燕不解地问:“楼宇昂不是跟赵侃有矛盾的吗,怎么会凑在一起的呢?六个人里面楼圆圆是女的,又怎么称为‘六兄弟呢’?”

    殷红道:“赵侃和楼宇昂有过矛盾,但是楼圆圆有凝聚力啊。为什么称‘六兄弟’?他们六人虽然楼圆圆年纪不是最大的,但是其他五人称她为楼大哥。”

    “楼大哥?”王晓燕觉得太滑稽了,撇着嘴,不可思议地笑笑。

    殷红道:“傻了吧?楼圆圆有本事啊,就像女明星刘敏敏,人人称她为刘爷,爷们。看不出来吧?”

    王晓燕啧声道:“看不出来。”

    杨玉婵道:“难怪毛小东不是她的对手。”

    殷红道:“我估计,如果她在你杨行长手下,你行长也烦的。”

    王晓燕听了殷红讲的话,直感到惊讶。不是惊讶‘*’、‘六兄弟’,而是惊讶这个参加工作仅一年的人,知道的这么多,又如此世故。

    其实她不知道,殷红所讲的,大半是董铭仙告诉她的。

    此时,殷红的手机响了,是董铭仙打来的。

    “你在哪呢,殷红?”

    “铭仙姐,我和王主席在一起。”

    “你和王主席在哪里?我过来。”

    “在河边,就回来了。”

    “我头晕,刚睡了一会,否则陪你出去玩了,不好意思哦。”

    “你也晕机啊,我以为就毛小东晕机。”

    王晓燕一行回到酒店门口时,董铭仙已经在门口等了,说要请大家吃宵夜去。

    董铭仙这人,长得难看,粗鄙,与楼圆圆多年的吵架斗殴中,也总结出拍马溜须的生存技巧,当上了城东支行行长。

    但是她上任之后,一心想与城西支行比,用劲办法,业绩也还可以,一直挂尾的城东支行综合业务指标上了好几位,脱离了后三阵营。与副行长潘帅民配合得也比较协调,因为潘帅民为举报的事,帮过董铭仙的忙。

    王晓燕说,泰国的大米饭真是太好吃了,晚饭吃得太饱,不饿。王晓燕这么一说,爱吃的杨玉婵也只好作罢,章彩云时刻跟着王晓燕,更不会去了。

    酒店里,有警察来回走动,神色警觉。别人不知就里,王晓燕心里推测,可能是当地警方已对酒店采取了保护措施,心里安定了不少。

    董铭仙拉着殷红来到河边。四月的曼谷是盛夏,河边尽是避暑人。她们看见几辆装饰漂亮的“嘟嘟车”,装了音响设备,一路激情摇滚,便坐了上去。

    “嘟嘟车”把她俩拉到美食集聚地,放眼望去,十分震撼。一大片露天的宵夜摊,坐满密密麻麻的人,香气扑鼻,热闹非凡。

    他们烤了两条鲜嫩、可口,从未见到过的鱼,配上泰式的蘸料,味道好极了。又煎了几个半熟、鲜嫩、滑爽的鸡蛋,明明吃得肚子胀,看见诱人的蚵仔煎,又点了一份。

    吃了宵夜,两人一边揉着孕妇一般的肚子,一边欣赏河边上的夜景,看一艘艘邮轮经过,很是写意。

    异国他乡的新奇,令两人极为兴奋,当时已是凌晨一点。忽见得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跟随,忽隐忽现,似魑魅飘忽。两人以为是当地掠色劫财的黑社会,极为惊恐。连忙上了“嘟嘟车”回到酒店,看到酒店门口的警察,心里才踏实。

    这一晚,两人只休息了三个多个小时。次日一早殷红通身炽热,腹泻不止,大家都准备出发去游览大皇宫,却见董铭仙慌慌张张跑出酒店,告诉王晓燕说,殷红病了起不了床。

    泰国的导游游览时间安排得十分紧凑,只好请酒店的人把殷红送去医院打了针、配药,而后在酒店休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