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编造神话从种树开始 > 第五章:神秘的二爷爷

第五章:神秘的二爷爷

    聊着天,喝着奶茶,啃着水果、干果和糕点,还没开始吃饭,韩渊就已经吃了个八成饱。

    手抓饭可以说是维族人招待客人的必备食物。

    今天的晚饭,由阿依古丽·帕丽奶奶亲自操刀,在得知韩正国的孙子要过来时,准备工作从上午就已经开始了。

    用整鸡和上好的牛羊肉熬制大半天的高汤,再辅以葡萄干,核桃干,枣仁,蔬菜等各种配料炒制而成。

    这样一道手抓饭,耗时良久,程序及其复杂,如不是接待重要的客人维族人也绝不会轻易制作。

    除去复杂且珍贵的手抓饭,维族人招待客人必备的牛肉、羊肉还有整块整块金黄色的馕也同样摆放在桌子上。

    烤的金黄的整条羊腿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大块的牛肉冒着热腾腾的雾气。

    看着桌子上一桌迷人的食物,已经吃了个八分饱的韩渊感觉自己好像又饿了,口水都止不住往下咽。

    “馋了哩,小渊,先净手,就可以吃哩。”阿卜吉拉·阿力木江老爷子哈哈笑道。

    韩渊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身边,阿力木江·阿依木一手端盆搭着一块毛巾,一手提一壶水,韩渊以前也来过安西,知道这是吃手抓饭前的准备,需以水净手。

    这道程序,其实也大有讲究,用的水,是无源之水,洗完手后的水,不能随意到地上,必须接到盆里。

    而洗完手后,需用毛巾轻拭干净手上的水滴,不可随意抖水,洗完手后,这才可以开动。

    韩渊来过安西,倒也知道一些规矩,洗完手后,等待阿卜老爷子先动手吃了,然后才开动。

    阿依古丽·帕丽奶奶亲自操刀耗费大几个小时准备的手抓饭简直能让韩渊将舌头都吞下去。

    尽管用手抓饭入嘴有些习惯,但他还是吃的狼吞虎咽的,实在太美味了。

    韩渊以前也吃过手抓饭,但绝大多数手抓饭,都比较干涩,毕竟需要用手抓取,不可能弄的太湿,这样一来,入嘴自然就干巴巴的。

    但阿依古丽·帕丽奶奶炒的手抓饭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米粒中饱含水分,丝毫不涩嘴。

    特别是米饭中夹杂的葡萄干,一口咬下去,口感软嫩,胶质感十足,甚至带着一丝丝的葡萄汁,简直是人间绝味。

    吃到最后,韩渊感觉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肚子都快撑破了,真正的站着进,扶着墙出。

    手抓饭美味至极,烤羊腿,烧牛肉也丝毫不逊色,韩渊望着一桌子菜叹息,虽然嘴上还想吃,但胃已经扛不住了。

    “帕丽奶奶要是出去当厨师,最少也能在家五星级酒店当主厨。”韩渊笑着夸赞道,其他的不说,光是这手抓饭,他估计五星级饭店的主厨真不一定能做出来。

    “这孩子,好吃以后就多来吃。”帕丽奶奶满脸笑意,对于韩渊的夸赞,显得极为自豪。

    吃完饭,阿卜老爷子似乎早就预料到了韩渊会吃撑,还特意准备了自家酿造的葡萄果酒,度数很低,不醉人。

    韩渊试了试,果真如阿卜老爷子说的一样,几乎没有酒味,如同葡萄饮料一般。

    饭后,一行人坐在葡萄藤架下聊着天,喝着葡萄果酒,韩渊则趁此机会向阿卜吉拉·阿力木江老爷子多了解一下自己的二爷爷。

    聊着聊着,一行人就聊到了后人上,阿卜老爷子忽然叹道:“小渊哩,你二爷爷啊,终生未娶哩,还好还有个后人,可以继承他的衣钵,你要好好照顾这个牧场哩。”

    韩渊笑了笑,微微有些尴尬,之前他还想着将牧场租出去或者直接卖掉换笔钱财来着的。

    不过短时间内来看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的,他二爷爷很有可能在牧场中留下了一些神秘的东西,他不可能连二爷爷留下了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将牧场出售了。

    一个两千亩的牧场虽然价值不菲,但相对于二爷爷留下的秘密的来说,可能就不值一提了。

    “阿卜爷爷,我二爷爷下半辈子都在山上种树吗?”韩渊好奇的问道。

    有关二爷爷的秘密,他没法直接问,只能选择旁敲侧击来打探一下,毕竟人都有私心,他也不可能暴露庭院中银杏小说神异生长的事情。

    而在之前聊天时,阿卜老爷子就有提到过,村子后山和牧场中的树木,都是他二爷爷亲手一颗一颗的种出来的。

    阿卜老爷子回想了一下,道:“也不是,除去早些年,正国哥的确带着我们在后山上种树外,后来他的行踪我其实也不太了解,他并非常年都呆在这里,正国哥爱玩,经常除去旅游哩。”

    “旅游?”韩渊满脸问号,他没想到二爷爷还有这种爱好,听都没听过。

    “是啊,正国哥旅游还总喜欢去那些人烟稀少的地方,塞北,黑省,雪区,哪里没人就去哪里,我们总担心他出事哩,让人陪他一起,他还不欢喜哩。”阿卜老爷子解释道。

    韩渊点了点头,心里暗暗记下这事,以后有机会和其他线索了,可以去这些地方找找看。

    现在去不起,他穷,没办法。

    又聊了一会,天色已黑,明月当空,周信瑞起身告辞,韩渊见状也起身离开。

    阿卜老爷子起身要送他回家,韩渊连忙拒绝,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家折腾,更何况,庭院中还有一颗半小时就长到了一米多高的银杏树,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其他人不说,阿卜老爷子、周信瑞和姜文华这些人肯定是去过二爷爷住处的,对庭院立面的情况肯定了解,毕竟庭院三年未住人却没有什么灰尘和腐败,肯定有人经常维护。

    踩着月光,韩渊一路摇晃着踱步回到了庭院。

    推开院门,冷清的月光洒在庭院中,一片寂静,他刚准备去看看白天那颗银杏小树,却感觉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看一样。

    仔细的搜索了一下整个庭院,除了银杏树叶被风吹沙沙作响,并未发现任何东西。

    纵然韩渊胆子还算大,但经历了小树神秘生长的事情,此刻也有些心乱,连忙转身关上了院门,逃也似的钻进了东厢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