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游戏王之决斗人生 > 第十七章 风雨欲来

第十七章 风雨欲来

    “火灾?游戏没事吧。”“还好。”电话那头的城之内回应道。“静香呢?她的身体检查怎么样了?”“医生说要再观察一阵子才能知道结果,但拍过片,以前有着的阴影确实消失了。”“那就好,帮我向游戏打声招呼。”

    继续聊了几句,加文放下了手机。这两天他很忙,实在抽不出空来去探望游戏。再加上医院既然允许回家,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店铺的整理工作差不多已经弄好,最迟明日就能开门,到时送几张卡作为迟来的看望礼物吧。

    “蕾贝卡,那边的招牌放到门边。”“好的,哥哥。”擦了擦汗水,加文伸了个懒腰。“按照这个速度,中午应该就能休息下了,好累。咦,她是?!”路边的某家电器店展览用的电视上突然出现了名充满异域风情的女性。

    “这位是为了本次在童实野市举办的古埃及展……”“‘守墓一族’的人,也就是说到时候了吗?”加文喃喃道。“不知道海马那边会不会采用我和贝卡斯一同制订的新规则。”“哥哥,不要偷懒哦!”“来了,蕾贝卡。”

    ……

    “那难道是……”某座医院内,坐在病床上的贝卡斯紧紧盯着屏幕上女性的脖颈位置。他这辈子只爱着辛蒂娅一人,对其她女性没想法,只是,这人戴着的装饰品让他联想到了曾属于自己的【千年眼】。“【千年神器】?”

    新的【千年神器】持有者出现,目的绝不简单。而且,新闻说她是“埃及考古局”的最高负责人,贝卡斯还记得自己曾和那些人接触过,并交给了他们三张卡。“这么说,她难道把‘那三张’也带过来了?”他皱紧了眉头。

    “那三张”正是因为难以控制才被他交给对方保管,若是任由普通决斗者使用,定会酿成惨剧。“嘛,加文男孩、游戏男孩和海马男孩都在,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想到这里,贝卡斯不再担忧,“漫画呢,还没送来吗?”

    暗貘良的袭击伤到了他的眼部神经,因此,就算伤口早已止血,他还得在医院躺上段时间。只是,日子过于枯燥。没有喜欢的漫画作为调味剂,贝卡斯实在受不了。“快点啊。”昨晚,部下连夜赶去购买,此刻,还在路上。

    ……

    “唔!那一族的人。”童实野的某片区域,暗貘良咬着拇指指甲,愤恨地说道。“该死!我的计划全都被这些家伙打乱了。”之前游戏遭遇的火灾便是计划的一环,他本打算趁游戏受伤夺取【千年积木】,可现在只能放弃。

    暗貘良很清楚,既然那一族到了,就绝对会盯紧“无名法老王”,自己出手有极大可能会直接暴露。仅面对暗游戏本人他都不敢表示有百分百的胜算,何况多出了一名新的【千年神器】持有者,还是很棘手的【千年首饰】。

    如果在对决时碰上那东西,面对具备强大黑暗力量的自己,影响微乎其微。然而,平时的他由于某些限制,无法充分运用体内的力量,一旦行动,不论采取哪一种计划,躲藏在什么地方,都会被【千年首饰】的持有者发现。

    “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的【千年神器】也拿到手!”掏出【千年眼】,暗貘良喃喃道,“不过,另一件又在哪里?持有者是什么家伙?”暗貘良的【千年智慧轮】先前感应到了两件新神器,可对另一件的所在地十分模糊。

    ……

    车站,孔雀舞梳理了下被风吹乱的长发。“希望加文告诉我的‘那个消息’没有错。”她抬起头,低语道。正是为了“那个消息”,她才再次从家乡出来,坐连班车赶到这座城市。“对了,好像城之内那家伙就住在这里?”

    一想到某人,孔雀舞的情绪就上来了。“那家伙,要不是那家伙!”王国比赛的第一日,他们分成三路后的晚上,因为巧合,迷路的舞再次遇见了游戏等人。秉着“既然碰到了,不如打场吧”的想法,她向游戏提出了挑战。

    舞不知道的是,那时的游戏刚和暗貘良结束一场黑暗游戏,体力、精神都消耗了不少,实在没有精力再进行决斗。看出朋友疲倦不堪的城之内主动接下了那场决斗,舞本只想对战游戏,可城之内不断挑拨,生气的她同意了。

    结果她居然输给了城之内,白白浪费了两枚筹码。为了收集新筹码,舞不得不比于预想中耗费了更多时间。然而,等到她抵达城堡时,居然得到了大赛已经结束的消息。并且,那个夺走她机会的城之内还成了大赛的第三名。

    “啊啊啊!!”越想越来火的孔雀舞不顾路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狠狠揣着地上的一块岩石,在她眼里,这块岩石慢慢变成了城之内的面孔。“这次我绝对要找你报仇,城之内!要不是你,我早就成为冠军拿到奖金了!”

    ……

    华夏首都,王家。在整个华夏,有着诸多姓“王”的家族。然而,全世界所有的“王”姓子弟其实都是这个家族从数千年历史中散落于外的分支。这个家族传承至今已有数百代人,且由于某些特殊原因,香火一直未曾断绝。

    薇薇安·王,便是这个家族的一员。其父为华夏人,母亲则是英国人。因此,才有了这个不像纯正华夏人的名字。在家族诸多新生代中,薇薇安并不起眼,长辈们平常很少提起她。可今日,她却被老祖宗亲自点名喊了过来。

    老祖宗是现任家主的奶奶,王家目前(还活着的)辈分最高的人,也是王家真正的话事人,就算家主也不得违背这位老祖宗的意思。每月一次的家族聚会,都是老祖宗先动筷子,其他人才敢动手。由此可见,老祖宗的威严。

    “祖奶奶。”刚见到老祖宗,薇薇安就请了安。“嗯。”老人虽已一百三十高龄,但双目炯炯有神,身体十分硬朗。在老人身边,还站着名戴着赤色面具的少女,她是老祖宗最疼爱的晚辈,也是被长辈们钦定的家主继承人。

    “凝烟姐姐。”“薇薇安。”唤作“凝烟”的这位少女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都不会褪下她的面具,据说,这是老祖宗的意思。薇薇安并不嫉妒凝烟在家里的待遇,相反,她和所有同龄的族人一样,都很敬佩这位厉害的姐姐。

    “说说你知道的吧。”老祖宗指示道,“别像以前那些小鬼一样撒谎,要是我知道你为了奖赏撒谎的话,就让你爸狠狠抽你一顿。”“薇薇安不敢。”老祖宗说抽,父亲就算再怎么疼爱自己,也是得抽的,还得抽的狠才行。

    “老祖宗您也晓得,薇薇安喜欢去日本旅行。”“嗯。”这个世界由于以“打牌至上”,没有发生过加文前世那样的历史,日本和华夏的关系一般,就只是相邻的两个国家而已。“上月,我参与了贝卡斯先生举办的大赛。”

    “那个将古老游戏发扬光大的小鬼吗?还不错。”“薇薇安以为,按照我的实力,应该能闯进决赛了。”“你的三脚猫实力?还好意思说。”“嘿嘿~”女孩儿吐了吐舌头,“这不是日本的决斗者大多是现代才接触的嘛。”

    “哼!接着说吧。”“一开始打的还好,比赛要求收集十枚筹码,等到我赢到第七枚的时候,遇到了个明显是华夏人的对手。”说到这里,薇薇安悄悄观察了下老祖宗和凝烟姐姐的表情(动作),发现两人看上去有些紧张。

    “他说,赢了就取走他的筹码,输了什么也不要。”“你输了吗?”“唉~输的很快,一回合,他就用一回合就击败薇薇安了。”“一回合?!”老祖宗虽认为薇薇安的实力不行,但一回合就击败这个丫头,对方实力很强。

    “我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认输,于是,又和他比了两场,结果,都输了,最好也就是撑个四回合。”“然后呢?”“没办法,我就想记下他的名字,以后让哥哥、姐姐帮我报仇。”“他叫什么?”老祖宗的声音有些颤抖。

    薇薇安见此,也不再卖关子。“加文,苏加文,他是这么和我说的。”“加文,加文……”“祖奶奶,我以后想让自己的孩子叫作‘加文’,您看这名字好吗?”老祖宗回忆起了很多年前,某个晚辈躺在自己怀里说出的话。

    “他的容貌呢?”凝烟连忙问道。“起先我没注意,等到知道名字后,就细细观察了下,和祖奶奶发到每个族人手里的芸烟姨的画像很相似。”“你没看错?”老祖宗问道。“芸烟姨曾对我有救命之恩,薇薇安绝没看错。”

    薇薇安三岁的时候,由于父母看管不当,独自玩耍时掉入了池塘内。假若不是那位芸烟姨及时发现,也就没今日的她了。只是次年,芸烟姨就因交往恋人的关系和老祖宗闹出矛盾,一气之下离开了华夏,与家族断绝了联系。

    直到数年前,派去打听的人才得知芸烟姨已经遭遇事故身亡的噩耗。这位老祖宗曾经最疼爱的后辈从此便和她天人两隔。当时,老祖宗险些没挺过来。还是多亏又有人报告,芸烟姨还留下了个儿子,只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从那天起,老祖宗就下达了指示,只要家族里有人找到那个孩子,必有重赏。“好,你干的很好,也如我说的那样没去惊扰他,下去吧,前往后山的人选,多你一个。”“谢过祖奶奶。”薇薇安很高兴,后山可是家族重地。

    待她离开,老祖宗看向了身旁的王凝烟。“凝烟啊。”“凝烟在。”少女应道。“去找他吧,当年的事,是祖奶奶错了。”老人长叹了口气,“可能的话,让加文摘下你的面具吧。这段缘,能续下最好。”“凝烟明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