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游戏王之决斗人生 > 第十六章 “可能性”

第十六章 “可能性”

    “这里,就是哥哥现在的住所吗?”蕾贝卡打量着面前的建筑,说道。这是一栋双层的房屋,据加文先前在电话中和她讲述的,第二层是住所,而第一层则充当店铺。至于是什么店铺?当然是这个世界最为流行的卡片商店。

    加文抽了这么多年的卡,自然有大量重复的“无用”之卡。虽然系统具备“回收”功能,但价值太低,还不如开家卡牌店赚取金钱。何况,加文也有自己的打算——那便是通过贩卖各种卡牌来改变目前这个简陋的游戏环境。

    而今的决斗者们普遍弱小,除了少数人外,对决起来根本没什么意思。因此,加文想着,或许可以通过投入些超越时代的卡让决斗者们的实力获得提升。自然,有些卡他绝对不会放出来的,否则,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栋建筑是加文大赛后通过双六老爷子的介绍买到的,原本的所有者就是位卡牌商人,只是由于家庭原因,房子造好后便一直没时间过来,慢慢便荒废了。因此,只需要稍微打理下,便可拎包入住。这几日,才刚刚装修好。

    “进来吧,一楼的店铺近期就会开门,现在的话,还没把卡放进去。”加文边带着几人绕过准备存放卡牌的玻璃展示柜边介绍道,“我准备按照青铜、白银、黄金的顺序设定三个等级,不同等级的客人可以买到不同的卡。”

    他不准备将某些特殊的强力卡卖给低等级的三流决斗者,那简直是“暴殄天物”。“确定开门日期后,城之内我会联络你,记得要过来。到时候,游戏、海马他们我也会叫上,保证这里会出现一些你们特别感兴趣的商品。”

    像是“黑魔导系列”的部分魔法与陷阱、“真红眼”的配套怪兽以及涉及辅助“青眼”的卡等等,都在即将贩卖的卡牌之中。只不过,这些卡加文仅打算卖给三位朋友,并且还特地为三人设立了个特殊的等级——“传说”。

    “对了,到时候,还要招个人。”加文清楚,自己不可能随时都待在店里,可招人是件麻烦事,他要贩卖的卡多为这个时代没有的,因此,招募的对象必须能让他信任。原本,杏子倒是符合条件,但他无法提供多高的工资。

    蕾贝卡可以顶替一段时间,然而,这孩子迟早要回美国上学,不能一直让她接下这份工作。目前合适的……加文瞥了眼跟在城之内后面的川井静香。“治好眼睛后,再问下可不可以吧。”想着事情,几人顺着阶梯来到二楼。

    “好漂亮的设计。”蕾贝卡称赞道。“毕竟请了国际一流的设计师,据说融合了七种风格,尽管,我是没看出来哪七种的。”“难道又是贝卡斯?”城之内问道。“啊,我拜托他帮我找下设计师,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

    加文对房间设计什么的一窍不通,他也不关心这些。要让他评价二楼具体怎样?他具体也讲不清楚。只是,就如妹妹蕾贝卡说的那般“漂亮”,看起来很“舒服”。能够让人觉得心情愉悦,站在这里,就像回到了前世的家。

    “好了,蕾贝卡,东面的那个房间就是你的。需要用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带着静香过去吧。按照我昨天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去做,不要打乱任何顺序。途中,静香觉得有些困倦是正常现象,让她在你的房间睡上一觉就行。”

    “尼桑?真的要那么做吗?”蕾贝卡还以为昨天加文和自己说的话是开玩笑,没想到居然是认真的。即便她再怎么相信自己的哥哥,可……“去做,总不能让身为男性的我帮静香处理吧。”“我知道啦!”蕾贝卡只好应道。

    “加文?”城之内疑惑地看向了加文,不解他的意思。他还以为治疗的事情是加文自己出手,城之内曾猜测或许是朋友具备华夏古老国度的医术,才说有办法治疗妹妹的眼睛。“贝卡斯和游戏的对决。”加文简单回了一句。

    城之内一愣,这个好似“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让他想起了某件事。“是‘黑暗力量’?”他压低声音,避免被妹妹听到。“嗯。”“那……静香,你就按照加文说的和蕾贝卡一起进去那个房间吧。”“好的,克也哥哥。”

    黑暗力量确实有着不少功用,但治病这种能力,不通过某些手段是做不到的,加文并不懂得。何况,蕾贝卡也不具备黑暗力量。为了让城之内安心,加文只能这么说。并且,治疗方式也有些怪异,他必须避免让城之内知晓。

    想当初,头一次得到相关道具的他也曾产生过疑惑。但当加文为了救人,“死马当活马医”,按照随道具携带的说明去做后,那位幸运儿真的恢复了健康。“没想到,游戏里的魔法居然能……”看着关上的房门,加文心想。

    ……

    “这是什么?”一踏入房门,静香就注意到了摆放在地上盛着清水的类似缸的特殊器具。“尼桑告诉过我,这是【隐居者的大釜】。”将门锁好,蕾贝卡说道。她的语气很复杂,因为,这个名字很久前她曾在加文口中听过。

    “发动魔法卡【隐居者的大釜】,这张卡发动时,给它放置一个指示物。每到自己的准备阶段,可以放置一个指示物。另外,一回合一次,自己回复这张卡的指示物数量乘五百的生命或给予对方指示物数量乘五百的伤害。”

    在大釜旁,还摆放着数百种草药以及一张羊皮纸。蕾贝卡拿起羊皮纸,上面布满了奇异的文字,她从未见过这种文字。按照哥哥教导的,女孩开口道:“发动。”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纸上的文字居然慢慢变为了华语。

    “【疗药】:原断花三颗,白岩莲半朵,黑凉草一支……待清水变浑浊,加入……三分钟后……十二分钟后将羽羽果捞出……【毒药】:按照【疗药】反顺序配置……将羽羽果放入……”同时,各草药后还配有详细的插图。

    “?!”很久以前,蕾贝卡意外从加文那里得知了“黑暗力量”的存在,自身却从未真正接触过那些超越常识的事物。而现在亲眼看到羊皮纸发生的变化,给予了她不小冲击,蕾贝卡一时间被震住了。“我该做些什么呢?”

    静香的发问让她想起了正事,既然羊皮纸是真的,那么,就按照尼桑说的去做吧。“把你的衣服脱了。”“啊咧?”“所以说把衣服脱了。”“那个,蕾贝卡小姐?”“治疗需要,静香,你得先脱光衣服,坐在大釜里面。”

    待蕾贝卡解释清楚后,虽然觉得治疗方式有些奇怪,但听话的静香还是照做了。“像是家里的浴池一样。”大釜的开口和体积都很大,坐进去并不让女孩儿觉得拥挤难受。“调制开始。”蕾贝卡将手放到大釜外壁上,说道。

    刻在器具上的纹路发出了赤色的光芒,“难道是什么魔术吗?”静香天真地问道。“我也不知道。”蕾贝卡苦笑一声,“静香,你感觉怎么样?”“水变热了。”“那就对了,水温最高会达到五十度,感到烫的话告诉我。”

    “好的。”“那么,开始了。”蕾贝卡从草药堆中找出了羊皮纸上最先描述的“原断花”,仔细和旁边的配图比对了几下,确保不会有错,她才将花朵投入大釜内。在草药刚接触到清水的那刻,竟就如冰块一样融入了水中。

    “好香的味道。”花朵消失时,静香忽然有些陶醉地说道,倒是站在大釜旁的蕾贝卡没有闻到任何气味——根据羊皮纸上的备注,若是她也闻到的话,就说明出错了,需要重头再来。“然后是……”特殊的治疗持续进行着。

    ……

    前世,加文在观看“游戏王”系列作品时一直有个想法:“既然‘卡牌怪兽’根据设定是真实存在的,可以来到主角们所在的人类世界。那么,决斗时使用的魔法陷阱描述的效果,难道也可以在作品的人类世界下使用吗?”

    就拿他上辈子环境下存在着某些限制的魔法卡【死者苏生】举例,这张卡的效果为“以自己或者对方的墓地一只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无疑是张异常强力的魔法卡,绝境时抽到便能够翻盘。

    那么,换到人类世界中,假如真有人掌握了【死者苏生】的力量,岂不代表着他(她)掌握了生与死的法则界限,这种人就算称作“神明”也不过分吧。要是贝卡斯遇到了,定会想方设法让这位“神”帮他复活恋人辛蒂娅。

    直到成为这个世界的居民并觉醒系统,加文才得知当初自己的想法有多么愚蠢。那些魔法、陷阱的确是存在于游戏王宇宙下的真实产物,不过,只有极少部分存在能够习得那些力量,而这极少部分存在中并不包括普通人类。

    但这一切从系统出现后就不一样了,加文有时候能从系统里抽到一些特殊的卡片,这些卡片有着和对战用卡片一模一样的外貌。可是,无法用来对战。它们,解析了魔法与陷阱的本质,属于区别于【功能卡】的【道具卡】。

    撕碎【道具卡】后,统一可以获得一份说明以及匹配的物品。而根据那份说明,可以让人在现实里还原出魔法和陷阱真正的力量。直到某日,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后,让人真正掌握区别于“黑暗力量”、幻想中的魔法能力。

    这无疑带来了极大的可能性——或许,某日,真正的【死者苏生】不再是作品中的故事;或许,某日,可以随手搓出火球,施展魔法阵的法师不再是虚拟的人物……以至于,或许,某日,一个普通人将化作令人传颂的神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