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游戏王之决斗人生 > 第四章 大赛开始

第四章 大赛开始

    游轮很快停到了岛屿边,加文等人也相继走下了船。期间,还有些小插曲。本田生怕黑衣人再次检查筹码的事情,十分紧张,险些暴露。另外,由于加文的行李箱过于笨重,有黑衣人询问是否需要寄放在这里,被他拒绝了。

    “那是,城堡吗?”加文抬起头,看着远处问道。他是看过游戏王的“原著”,可像是这么前期的剧情早被他忘得差不多了,因此,对这座属于贝卡斯的岛屿十分好奇。“应该就是从那里开始的。”游戏打量了下,猜测道。

    话语刚落,黑衣人就表明了远处的城堡城门处便是集合的地点。确认信息,所有人都沿着山脚的台阶开始向着城门走去。加文通过构成台阶的石料材质推断,城堡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了,最近还应该用现代科技修补过几次。

    “?!”约走到一半的时候,加文突然猛地转头看向了森林某处。“怎么了,加文君?”“没什么,应该是我的错觉。”加文打了个马虎眼。“刚才的白发少年,‘貘良了’吗?不,应该是‘暗貘良’,他也注意到我了。”

    貘良了,他是游戏等人的同学,“原著”中前期最为神秘的角色,和游戏一样,体内蕴藏着另一个灵魂,表貘良善良温柔,暗貘良则象征着邪恶。暗貘良的目的为何一直都是个谜,直到“原著”尾声才终于透露出他的身份。

    加文可不想在这种时期招惹暗貘良,他比贝卡斯要麻烦多了。可以说,初代游戏王中,暗貘良其实就是全剧最强也是最后的反派。暗貘良和“无名法老王”暗游戏间是死敌关系。注意到自身的原因,或许是因他的黑暗力量。

    “那小子是什么人?!”森林之中,暗貘良皱紧了眉头,他之所以特意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彻底解决掉暗游戏这个威胁。不久前,死敌才刚苏醒,空具力量却因失忆暂时不知如何使用。再加上,最麻烦的“那三只”还没出现。

    这段时期的暗游戏无疑是最弱小的时候,他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极好的机会。只要自己运用“黑暗仪式”,成功的几率很大。然而,他却没预料到游戏身边会突然冒出了个黑暗决斗者,这导致暗貘良的计划出现了极大的变数。

    虽然暗貘良已经察觉到加文的力量尚弱,但“黑暗游戏”可不是根据决斗者的黑暗力量强弱而决定结果的,最重要的依旧是“打牌”的技术。“先看看情况吧。”思索一番,暗貘良下了决定。随即,便向着森林的深处走去。

    ……

    到了阶梯顶端,城堡大门紧闭,人群聚集在一起。“喂,看啊,阵容好厉害。”有人这才发现某些在圈子内鼎鼎有名的决斗者。像加文看不上的昆虫羽蛾,为日本决斗大赛的冠军,是即便目前的游戏也不敢小觑的强大对手。

    另外还有亚军恐龙龙崎以及排名第三的正赤着上身、拿着鱼叉的梶木渔太。“‘海马’不在,冠军应该会在他们中产生吧。”加文耳朵一动。“海马吗?”海马濑人,“原著”中的第二男主,在女性中人气甚至超过了游戏。

    也难怪这般,前世海马的设定就是那种个子高的大帅哥,还是著名的“海马公司”的董事长。这下子,“高富帅”三项全都有了。而且,他的决斗能力极强,若不是暗游戏有着“主角光环”存在,不知道会输给海马多少次。

    按照系统的评价,现在的海马至少也是黄金阶段。“那个叫作游戏的人也来了……”提到海马,也少不了谈起游戏。海马之前未尝一败,而游戏就是第一个打败他的人。正因如此,游戏的名声才会传开,并引来贝卡斯注意。

    游戏对他人的夸赞感到羞愧,毕竟,真正战胜海马的是暗游戏。城之内和杏子带着揶揄的目光笑着打趣了他几下。现今,他的朋友们还没有发现第二个游戏的存在,以后则会误解为不同的人格,很晚才会明白其实是两个人。

    “诸君,现在就由贝卡斯先生来亲自说明比赛规则!”城堡内有人喊道。“看来,正主要登场了。”加文眯了眯眼说。几人看向了上方的城堡阳台,一位男性走了出来,正是掳走游戏爷爷的犯人——贝卡斯·J·克罗佛多。

    这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梳着披肩的长发,左眼藏在长发下,只露出了一只右眼。“欢迎来到决斗王国!”加文注意到,贝卡斯的视线在自己与游戏身上都有过短暂的停留,应该是看出自身是和他一样的“黑暗决斗者”了。

    “比赛规则是……”贝卡斯开始讲述起来。台下,加文不时点头。看来,目前日本的游戏规则和国外还是相同的,现在所有国家采用的都是游戏的创造者贝卡斯所制订的初始规则。未来的话,各国极有可能会出现不同规则。

    相比起加文上辈子,如今的规则很是简陋,主要只有几条。首先是初始生命值,双方玩家各自2000点。就算是弱小的低星通常怪兽,一般最多也只需两到三次直接攻击就可以战胜对手。然而,规则中又表明了禁止直接攻击。

    这点极其特殊,因为它意味着这个时代的决斗只可以通过破坏双方攻击表示的怪兽对决斗者造成伤害——至于那些具备“贯穿”能力,即“攻击守备表示的怪兽给予对方该攻击力超过守备力的伤害”的效果怪兽还未曾诞生。

    类似【火球】这般能够直接给予决斗者一定伤害的卡片在这种早期的环境里倒是已经存在,然而,不常被决斗者们塞入卡组中。即便无论哪种卡加文都有不少,但由于个人喜好问题,他的常用卡组里最多也只会带上一两张。

    接着,贝卡斯又讲述了筹码的作用。参赛者都携带了特制的手套(加文在来的路上也提前于幻象公司的店铺领了个),这种手套有十个孔,代表十个筹码,失去全部筹码败北,集齐才能晋级,打开城门,进入下回合的比赛。

    加文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这个规则有问题。那些没下限的家伙能够直接强抢筹码,只要规则没明说的地方都会被他们默认为“可以”。何况,举行的场地还是包括整座岛在内的区域,他可不相信贝卡斯现在就能监控全岛了。

    游戏王世界的科技发展向来是和决斗挂上联系的,一切的中心都是为了更好的决斗。最先进的科技永远都会先运用在决斗上,然后才会考虑其它的领域。例如,而今怪兽的“虚拟投影”都出现了,智能手机却连影子都没有。

    不过,加文不打算把问题点出来,这和他没有关系。再加上加文认为贝卡斯那种聪明人是不会忽略这点的,大概率是他专门为一些人留下的漏洞。毕竟,只有黑暗决斗者才会理解真正的决斗者不仅要会打牌,自卫也是基础。

    “决斗开始在一个小时后,时间限制是四十八小时。”“还挺腹黑的啊。”加文在心中笑道,如果贝卡斯的人没第一时间将失去全部筹码的选手驱逐出岛的话,那么,这些家伙还能尝试偷盗、强抢他人筹码,保证参赛资格。

    “时间一到,未曾收集齐十枚【星星筹码】的人被视为失败者,将会被驱逐离开。那么,各位决斗者们,我祝你们凯旋归来。”说完,贝卡斯便转身进入了城堡,不见了踪迹。“这是,在里面等待晋升的参赛者的意思吗?”

    ……

    “对不起,加文,为了我把这么重要的筹码……”“我早知道筹码的作用了,稍微想想就明白。城之内,你不是说会记得吗?这样就可以了。”加文摇了摇头,“你们这个国家的人有个坏习惯,总喜欢过多的感谢、道歉。”

    “哈……真的很谢谢你。”城之内握紧了拳头,这个筹码就是他在这场比赛的起点。“要收集十枚筹码,也就是说城之内君与加文君都要战胜九个对手喽,这还不算失败怎么办。”“大家一定要加油啊。”杏子鼓励三人道。

    一小时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聚集的决斗者们就四散到了岛屿各处。在这前期,大家都缺少筹码,不会有人特意隐藏踪迹。或是由于加文产生的蝴蝶效应,此次参赛的选手远比“原著”里要多得多,至少有百人以上。

    “嘭!”随着烟花的燃放,大赛正式开始。加文和游戏等人没有分散开来,而是聚集在了一起。这是独行者不具备的优势,在外人眼里是这里有个多人决斗者小队,就算战胜了其中一人,或许也会被其他人夺走大量的筹码。

    同时,也由于这个原因,一些不自信的决斗者会避开几人。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谁也说不清。“你们打算怎么做?”城之内问道。“我无所谓,但是,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了。”加文若有所指地说。

    “昆虫羽蛾吗?”城之内和游戏昨晚也看到了加文绊倒昆虫羽蛾的那幕,尽管不知道缘由,他们还是相信自己的朋友不会无端做那种事情,一定是对方有所不对。而在和孔雀舞交谈时,两人从她那里得知了羽蛾人品不太好。

    “加文君,没问题吗?对方毕竟是日本冠军。”游戏不清楚这个新结识的友人作为决斗者的实力如何,很是为此担心,并且,加文还只有一个筹码了。“没关系,那家伙还不是我的对手。九枚筹码而已,很快就能收集到。”

    “可恶的家伙,终于找到你了!”才聊到对方,昆虫羽蛾就到了。“哟,鼻子还好吗?”“你这家伙!”昆虫羽蛾十分愤怒。“决斗吧。”“唔!”“地点随你挑,我不会拒绝,只是希望你败北后能够主动把筹码交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