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被祖龙偷听心声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草原风动疑似内讧!(2更)

第一百六十二章 草原风动疑似内讧!(2更)

    这些菜肴未免也太过精美了吧。

    颜色鲜亮浓醇的红烧肉,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鱼,麻辣鲜香的辣子鸡……

    一道道琳琅满目的菜肴顿时摆满了整张大桌子。

    顿时,众人都忍不住了,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就连冯逍这个来自后世吃遍无数美食的人都不例外。

    满口东坡肘子入喉,嬴政顿时睁大了眼。

    “这菜入口鲜甜适宜,油而不腻,味道甚美!”

    王翦老将军身体不好,只能吃些清淡的,于是只吃了口清蒸鱼。

    “此鱼竟然没有一点腥气,简直鲜美至极。”

    其他人更是连话都顾不上说了,只顾着把桌上的菜往嘴里送。

    ……

    此时此刻,

    远在千里的草原,

    风声呼啸,

    几匹骏马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奔跑。

    远处营帐下,中年男子眯着眼打量着远处阳光下自由奔跑的骏马,脸上带着些许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

    “事情做的如何了?”

    附近的草原骑士听闻,旋即跪在他身前,手放在胸前行礼道:“大汗,古拉,巴图,西蒙他们三个都已经到了我的营帐内,只要您有令,我就将他们的头砍下来献给大汗!”

    这中年男子正是草原之主,头曼单于。

    而跪在他面前的那个草原骑士正是与古拉他们结盟的盟友,格棱。

    原来,头曼早就通过各种手段控制了格棱,将格棱变成了他潜伏在联盟中的卧底。

    这次,头曼将匈奴内部忠于自己的力量已经整合完毕,就等着把这几个不尊自己的部落头人除掉呢。

    头曼微笑着将格棱扶了起来,“格棱,我想做什么你都知道。本汗承诺,若是你能帮本汗将这些家伙干掉。未来的左贤王之位,就是你的。”

    格棱虽然被头曼的手段震慑的不轻,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贤王之位,还是激起了他内心中的贪欲。

    格棱重重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三个盟友。

    头曼脸上露出了舒心畅快的笑容。

    格棱却像是见到魔鬼似的,他见过这个笑容,这个恐怖的笑容。

    当初,头曼正是带着这样的笑容手里举着火把要将他整个部落一把火烧光。

    如果不是格棱跪在地上求他,表示从此以后将忠心服侍头曼,愿意为头曼当牛做马,只怕格棱整个部落早就已经没有了。

    “格棱,我的孩子,去吧。记住,他们几个,不留活口!”

    格棱重重点点头,深吸凉气,转身离去。

    头曼的声音又从他身后传来。

    “不要妄想搞什么小聪明,格棱。长生天在替我看着你呢。”

    格棱被吓了个踉跄,转身对头曼露出了满是谦卑笑意的笑容。

    “格棱将永远忠于大汗。”

    头曼摆摆手,格棱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头曼的视野之内。

    头曼吹起了响亮悠长的口哨声。

    阳光下正在吃草的骏马听到口哨声之后顿时丢下了嘴边的草,跑回到头曼身边。

    头曼满意地拍拍马背。

    这匹骏马原本没有这么听话的,是头曼当着它的面将它的父母妻儿全都砍死,而后又折磨了它三天三夜,这匹马才屈服,并成为头曼最忠诚的骏马。

    有的时候,对待人要像对待马那样,唯有恐惧才能让他们忠诚。

    头曼扬鞭抽马,骏马朝着匈奴王帐的位置飞驰而去。

    今天阳光不错,是个适合杀人的日子。

    格棱的营帐之内。

    古拉,巴图,西蒙三人正在边大口地吃着羊肉,边大口喝酒。

    西蒙抹去满嘴的油星,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格棱宴请我们,怎么自己不见人影了?不是倒在哪个小娘皮的床上,起不来了吧。”

    古拉和巴图两人哈哈大笑。

    “西蒙,要是让格棱听到这话估计得气死了,又要说你编排他。”

    “嘿,怎么能叫编排呢,就他格棱那样子,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那以后不死在小娘皮的肚皮上死在哪儿。”

    “我格棱死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你西蒙以后肯定是死在饭桌上。”

    随着话音进来的是个有些瘦小的汉子,正是格棱。

    他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不是我说,格棱你怎么回事,怎么请我们来你这里吃饭你自己怎么才来啊。”

    格棱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嗨,别提了,有两个小部落打起来了,我去看了看。”

    巴图道:“看了看?我看你是把人家都给吃了吧。”

    古拉哈哈大笑,“那不是应该的吗,那些小部落要不是咱们罩着他们,估计他们早就被头曼给吞了,要不就是被秦人给灭了,哪能活到现在啊。”

    “说到头曼,最近头曼的动作可不小啊,听说他们他手下的人都给整合了?”

    “的确,我也听说了,你说头曼这是要干什么。”

    说到头曼,西蒙也放下了手中的羊骨,疑惑地问了出来。

    古拉暗自冷哼,语气不善。

    “哼,还能干什么,估计就是想抢咱们地盘呗。”

    “那老子绝不答应,他头曼凭什么抢咱们的地盘。咱们有现在的地盘容易吗?他头曼要是敢抢咱们的地盘,我西蒙首先不答应!咱们四个都是个顶个的大部落,底下有那么多精装儿郎,用得着怕他?”

    “就是,只要咱们四个联合起来,他头曼算个屁。看不顺眼了,咱们直接把他从单于位置上掀下去,咱们自己做单于得了。”

    “说得好,古拉,你跟老子想的差不多。”

    古拉、西蒙、巴图三人重重碰杯,然后看向了始终沉默不语的格棱。

    “格棱,你什么态度啊,怎么都不说话啊。你难道忘了上次头曼要放火烧了你们整个部落了?”

    格棱当然没忘,正是因为没忘,他才不敢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头曼简直就是恶魔,长生天在上,他格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恶魔。

    见古拉三人都盯着自己,格棱勉强扯出个笑脸来。

    “我当然那没忘,咱们四个,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头曼。”

    “那就对了!来!喝酒!”

    巴图豪迈地挥胳膊,紧接着,一坛坛地美酒就摆上了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