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后反派全家都是大佬 > 第235章 外面的野花

第235章 外面的野花

    “还不知道,你们咋不处理干净一些。”田氏埋怨地看了眼吴铭,“办点这种小事都做不好,若是连累了小公爷,你有几条狗命都不够。”

    小公爷还说吴铭是他身边的得力干将,可就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只怕会连累了小公爷。

    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过几日好像是老邱媳妇的生忌,恰好她是老邱媳妇的同村姐妹,到时候她就过去,试探一下。

    田氏这般想着,并没有留意到身侧的吴铭眼里渐渐浮起了杀意。

    这个老女人,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只是随便写几封信蛊惑小公爷罢了,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竟敢当着他的面说出看不起他的话。

    田氏突然转过头看向吴铭:“你等着,过几天就是老邱媳妇的生忌了,我去探探虚实。”

    吴铭想到田氏还有些利用价值便敛去了杀意:“办稳妥些,别连累了我们。”

    田氏被人送回院子时,那人很粗鲁直接把她丢在地上,摔得她屁股都快碎成三瓣了。

    现在这些人对她如此无礼,等日后她跟小公爷相认了,就有得他们好看。

    柳二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在惦记外面的马车,怕别人发现了,迷迷糊糊地地睡着了一会。

    突然看到院子里有人影掠过,吓得他浑身一颤赶紧从床上滚下。

    出来一看,原来是田氏,这才松了口气:“娘,三更半夜的怎么不睡啊?”

    田氏也吓了一跳,确定小公爷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了,她才冷声说道:“起夜。”

    柳二哦了一声,在月光下,他似乎看到田氏身上的露气很重,头发都有点湿了。

    真的是起夜了?

    而且两老屋里头不是都有尿桶吗,需要到外面起夜?

    柳二虽然心里十分困惑,但他没问出口。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问了,田氏也不一定会说实话,可能还会挨骂。

    不过田氏身上露气这么重,莫不是出去外面,发现他的马车了?

    “娘。”

    柳二叫了一声,田氏心一紧都提到嗓子眼去了。

    “什么事?”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田氏以为柳二说的是小公爷的手下,急忙应道:“没有,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先去睡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关上门。

    柳二惦记马车的事,管不了田氏的异样,他匆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家里的木门已经破破烂烂的,打开的时候吱呀作响,动静十分大。

    但是柳二顾不得这些,他一直来到藏马车的地方,确定马车还在,这才松了口气。

    柳二抬头看了眼天色,现在天已经开始灰蒙蒙的,比之前要亮堂了很多。

    大概是寅时,若是这个时候从村里出发,花半个时辰到镇上。

    不对,坐牛车才要半个时辰,马车的话会快一半。

    到了镇上也该是卯时,城门也该开了。

    打定主意,柳二开始把马车上盖着的杂草拿开。

    那马被他喂了点药,还在昏迷状态,只要拿出解药给它闻一下就没事了。

    柳二心情很好,一想着把马车卖了就能赚大钱,一边干活还一边哼起了歌。

    “你在干嘛?”

    张氏突然冒出,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

    吓得柳二浑身一个哆嗦,差点把尿都喷出来。

    他慌乱又幽怨地看向张氏:“干嘛呢,三更半夜的,想吓死人啊。”

    张氏冷哼了一声,眼睛不断地朝柳二的背后看去:“我才想问你呢,半夜的不睡觉,开门的声音又这么大,把我都吵醒了。”

    其实张氏压根就没睡着。

    晚上柳二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似乎有什么瞒着她。

    她想问,又怕打草惊蛇。

    柳二出房间以后,她便悄悄地跟在背后,心想若是被她抓到柳二摘野花的证据,看她不剪断他下面,叫他再狂,再敢勾搭外面的野花。

    “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

    柳二不想张氏看到身后的马车,他还准备把马车卖了换钱,然后把张氏这老黄瓜样的臭婆娘给换了。

    有了银两,多少年轻漂亮的姑娘没有啊,他何必死守着这么一个不会下蛋的老黄瓜。

    成亲多年,张氏对柳二十分了解,他肚子里有多少粪她都了如指掌。

    更不用说他眼里闪过的慌乱,她一眼就看到了。

    “看什么,看你身后藏着的野花。”

    张氏大喝了一声,伸手抓向柳二的脸。

    柳二没想到张氏会给他来这一招,突然眼前一花,脸便被抓了几道痕。

    比猫的爪子还锋利,疼死了。

    张氏绕到柳二的身后,掀开马车上面的干草,心想盖得这么严实,还说不是在外面偷人?

    好你个柳二,这次死定了。

    当她把所有的遮盖物扔掉时,整个人愣住了。

    什么野花,这分明是一匹野马。

    “这,这是什么?”

    附近有人起夜,听到张氏的尖叫,纷纷出来张望。

    不过天色还有些暗,看不清。

    柳二也留意到周围的人,他心里一乱,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把药草捂在马的鼻间。

    不一会儿的功夫,沉睡的马就醒了过来。

    他二话不说,立即跳上马车,驾车开始朝村口方向而去。

    虽然他在镇上养过马,但是赶马车还是第一次。

    他控制不好,马车一个扫尾,撞倒了邻居家堆在外面的木料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这下好了,又吓醒了不少的人。

    张氏反应过来了,柳二怎么可能有银子买这么好的马车,这辆马车是他偷来的。

    而且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分明是想独吞。

    张氏一边叫骂着,一边追上去。

    但是人只有两条腿,怎么比得上受惊的四腿畜生,不一会儿的功夫柳二便驾车跑没影了。

    跑了一段距离,柳二才回过头看向身后,没有人跟上来了,这才松了口气。

    他恨死了张氏,若不是她在那里乱喊乱叫也不会惹得附近的人都醒了。

    他把张氏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还是觉得不能泄愤。

    柳二骂骂咧咧地赶着马车到了镇上,城门刚开他便驾车冲了进去。

    他要抓紧时间把马车卖了,然后带着这些钱躲在镇上逍遥。

    只要不回去,那些人就奈何不了他。

    他就不信了,王窦儿的本领还能通天,能把手伸到镇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