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后反派全家都是大佬 > 第233章 来日方长

第233章 来日方长

    王窦儿一直在空间里待了有三十多个小时,在外面也就过了六个小时。

    出来的时,月已当空照。

    一推开门便感觉柔和的光洋洋洒洒地洒向地面,仿佛地上铺上了一层白霜。

    柳璟听到开门的声音急忙转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切可好?”

    王窦儿点头,眼里掩不住的疲倦:“一切顺利,邱叔的手保住了,只是得休养一段时间,打铁的活儿只得隔一段时间才能进行。”

    柳璟就知道他娘子有本事,连烧焦的手臂也能救回。

    “邱叔醒了吗?能进去瞧瞧?”

    他想问一问邱叔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邱叔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邱叔的头部受到撞击,至今还处于昏迷状态,只能等他醒了。”

    王窦儿一边说着,肚子突然像打鼓一般响了起来。

    她偷偷地瞄了柳璟一眼,老脸一红。

    饿了,是真的饿了。

    她在空间里足足待了三十多个小时,不眠不休,直到手术完成才小憩了一会儿。

    不过一放松下来,她就感觉前胸贴后背的,饿得不行。

    便从空间里出来找吃的。

    空间里也有吃食,不过要煮,她懒得生火煮饭了,就算是煮水泡面她也不想等。

    疲倦的她只想吃现成的饭菜,吃完就好好睡上一觉。

    猫在一旁打盹的冬秀头猛地往前一顿,突然醒了过来。

    她朝着房门看了一眼,心想王窦儿若是还没出来,她就继续眯一会儿眼。

    看到王窦儿时,她整个人精神一震,急忙站了起来朝王窦儿跑了过去:“王姑娘,你出来了。”

    她伸头往屋里瞄,不过屋里实在太黑了,她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不过王窦儿表情轻松,她猜应该一切顺利。

    “冬秀,快把吃的拿来。”柳璟说道。

    冬秀应了一声,准备去厨房里把饭菜热一热。

    她本想一直放在灶上热着的,但是柳璟怕热得太久饭会变干,菜会变老,于是便让冬秀先放到一旁,等王窦儿醒了再热来吃。

    “冬秀,不用热饭了。我很饿了。”

    冬秀没法只好把已经变冷的饭菜拿出来,王窦儿闻到饭香,口水咽得更厉害了。

    等不及冬秀打开,自己先动起手来。

    肉菜全部倒进饭里,拌一拌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里面的饭菜都被王窦儿吃完了。

    她这才有空抬头看向柳璟和冬秀,看到他们脸上错愕的表情,王窦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我实在太饿了。”

    “嗯,是饿。”

    看出来了。

    柳璟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张手帕,轻柔地帮王窦儿擦嘴。

    他靠得很近,呼出来的气喷在王窦儿的脸上,暖呼呼的有点痒。

    她仿佛感觉到一股电流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她全身。

    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脸也变红了,仿佛喝了酒一般,身体都变得燥热了起来。

    “冬秀,去厨房里煮点水。”

    冬秀想说尾灶里有水,马氏送饭过来的时候就让她煮了一大锅水,说或许能用上。

    但是柳璟面前严肃,不容人拒绝,冬秀只好哦了一声,急忙溜进厨房。

    “现在没有人可以打扰到我们了。”

    王窦儿脸上的燥热早在柳璟喊冬秀的瞬间吓得浑身一颤,早就烟消云散了。

    她娇嗔地晲了柳璟一眼,抬手打了他的胸口一下:“想什么呢。”

    现在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吗?也不怕教坏小孩了。

    娘子的那一拳打在身上就像挠痒痒似的,一点都不疼。

    他还想让娘子多打几下,那才叫舒坦。

    刚才他是真心想给娘子擦嘴的,若不是娘子红了脸,他也不会起了别的心思。

    这么美好的娘子,就应该搂在怀里好好地疼呀。

    柳璟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王窦儿早已站起,回到屋里:“我先眯一会,太累了。”

    柳璟刚回过神来就看到王窦儿走进屋里,要关上门。

    他身体一偏,愣是从门缝中挤了进去。

    王窦儿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模糊身影,万分无奈:“不是说了现在不想这些事吗?”

    她是真的好累,只想歇一会儿。

    柳璟视力好,没过一会儿就适应了屋里的漆黑,他扫了一圈,没在床上找到老邱的身影便知道王窦儿把老邱留在了空间。

    他嘴角一勾,趁着王窦儿没反应过来。

    手脚同时行动。

    抬脚把门关上,手伸了过去,一把拽住王窦儿的手臂把她拉进怀里。

    王窦儿刚抬头便被他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眼如漩涡般深深地吸引住,只觉眼波流转间藏着无尽的情意。

    他慢慢地靠近,她也没有抗拒。

    从那一夜的缠绵到今日,他们已经分开了足足十来天。

    食髓知味,柳璟无师自通,撩拨得王窦儿浑身发软,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就在最后即将水到渠成之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姑娘,柳大哥,你们在里面吗?水被我烧滚了,你们是想用来喝还是洗漱啊?”

    王窦儿听到冬秀的声音,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她挣扎着要从柳璟的怀里起来,可是那个男人的手脚就像章鱼的吸盘一般紧紧地缠着她,不让他起身。

    “冬秀,在外面!”王窦儿娇嗔地说道。

    柳璟眼神湿润,看着她就像饿了很多天的人看着盘中的美食,恨不得立即扑倒她然后 把她吃掉。

    “不要理她。”

    柳璟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带着该死的魔力,王窦儿差一点又被她蛊惑。

    “王姑娘,柳大哥,你们在里面吗?”

    冬秀想到老邱出事的情景又想到柳璟说此事应是人为,她便开始害怕了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

    王窦儿若是再不应门,她就要冲进去了。

    王窦儿力气本就大,猛地一用力,推开柳璟站了起来。

    双手慌乱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应道:“嗯,在里面,差点睡着了。”

    柳璟深吸了一口气,幽怨地看着王窦儿。

    对,是差点吃着了。

    王窦儿整理完身上的衣服,抬脚踹了柳璟一脚,什么眼神嘛。

    “来日方长,不急一时。”

    说完她的脸一红,嗓子眼都要冒烟了。

    实在是太让人羞愤了,居然让她一个女的说这些话。

    柳璟眼睛亮了一下,嘴角一勾,脸上浮起了笑。

    对,都听娘子的。

    来日方长嘛,不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