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越国权臣 > 第一百零五 夜入敌营(一)

第一百零五 夜入敌营(一)

    骆千里和林风四目相对,心中不由得犯嘀咕,这司弘毅请求三人帮忙去夜探敌营,这个“活”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但比起去大戎探听卓格王子的消息,并且还要把卓格王子全须全尾的从大戎带回来,就要简单上许多。

    这反正要去大戎的,莫不如把夜探敌营当做一个“练兵”的机会,借此机会多熟悉一下大戎的情况。如果连大戎的敌营都不能做到来去自由,那就别奢望可能需要去戒备森严的大戎王城,生擒活捉人家的王子了。

    武忌拿眼去瞧骆千里和林风,见两人并无反对的意思,心中稍安。

    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便忍不住问司弘毅:“四哥,兄弟有件事不大明白,你究竟觉得那大戎军中的异装军士到底有何不妥啊?或者说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还是说你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呀?”

    司弘毅见武忌发问,略微思索下,谨慎的说道:“我现在只敢肯定那些人不是大戎人,如果他们只是三五百人倒也罢了,可今日这些人的人数足有千余人。我暂时拿不准他们的来路,但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担心万一他们是……”说到此处司弘毅似乎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住口不再说下去,眉头紧蹙,一脸忧色。

    “担心他们什么?”武忌不解,疑惑的望着司弘毅。

    骆千里和林风虽都是思虑周密之人,但没听明白司弘毅所言何指,直觉得云里雾里的,不得要领。

    武忌道:“四哥,你有什么想法你就直接说出来,别打哑迷了。”

    “哎!”司弘毅长出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我只是觉得那些军士所穿服饰与所用兵械和大戎兵士大不相同,看上去完全不似我等中原诸国人氏。看上去倒更似……更似鲜虞国人……”

    司弘毅说完了仿佛松了口气,变得轻松几分。

    武忌紧皱眉头,心中推敲着司弘毅所猜测的可能性,然后当着三人的面说道:“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这些兵士真是鲜虞人,那是不是可以说明如今大戎和鲜虞已经私下签订盟约啊?能让他们两国结盟一起,那他们必然所图极大,绝对不会单单是为了针对韩国,难道……”

    武忌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能够让大戎和鲜虞联手对付的,那除了越国恐怕再无其他可能。想到此节武忌心中突然有些乱了。

    自己离开越国已经有几月时间,也不知越国目前是何种局面。

    司弘毅听着武忌把自己担心之事说了出来,也觉得背脊生寒,韩国的体量与越国比起来,那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大戎和鲜虞真的意图合力攻伐越国,那越国还真很难抵御得住。

    越国都抵不过两国合力之威势,那其它如韩国、郑国这般小国则更难以抵抗大戎与鲜虞两国之军力了,那灭国亡族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如果大戎和鲜虞真的已经联盟,那诸国大陆的太平日子恐怕也就要到头了……”武忌嘶哑着声音低沉的说道。

    一时间,几人全部都陷入到沉思当中,心中各种念头纷至沓来……

    甩甩头,把头脑中的各种杂念暂时搁置一边,武忌坚定说道:“如此看来,我们更加迫切需要去敌营探查一番,以确定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

    骆千里与林风什么也没说,默默点头,表示赞同。

    韩国康川军在司弘毅的指挥下,打退了大戎军一天之中二十多次进攻,直到入夜时分,大戎才呜金收兵。

    为了让武忌三人保持充沛的体力和饱满的精神,司弘毅把三人安排在军营中,让三人好生睡觉休息,为晚上的行动做好准备。

    中夜时分,武忌与骆千里、林风准备停当,换上了夜行衣,准备出发。

    司弘毅派斥侯出关,前行数里侦察,未发现大戎军踪迹。这才亲自送武忌等至关隘外,依依不舍话别。临行对三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注意安全,甭管最终能否打探到消息,三人一定要毫发无损的回来。

    大戎的军营离康川谷隘口不过十余里,武忌与骆千里、林风三人一路疾驰,很快便摸近了大戎的营盘所在。

    这大戎的营寨一看就不是临时营寨的样子,应该是作为永久性营寨进行建设的。一条宽五丈有余的“护营河”,河中虽无水源可引入,但深沟中插满锐利尖刺朝上的铁钎和木刺,间隔非常紧凑,要想在其间空隙行走,那是万万不能。而且沟壑颇深,足有二层楼深度,沟壑边缘极陡,也很难正常行走下去。

    “护营河”上只有一座吊桥可通行,此时已经高高吊起。

    “护营河”后面便是一大片营盘,四面分别有四座寨门,高大宽阔。门楼上设置有箭楼,垛墙,已及更加高大的观望哨。寨墙全是木栅栏围成,高大且顶部布着尖刺。

    垛墙上满是戒备森严的弓弩手和不停巡视的军士。

    箭楼上布置有机械强弩,那上面搭着一米多长的弩箭。箭头正对着营寨寨门。

    武忌与骆千里、林风三人绕着“护营河”转了一圈,用了不少时间,但并没发现可以进入敌营的其它路径。不得己又转回正门,望着吊在半空的吊桥,心中转着各种念头,想着如何能越过“护营河”。

    三人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可行的办法,眼见得时间流逝,如果再耽搁几个时辰这都要亮了,天一亮三人便更无可能潜入敌营了,这便如何是好?

    三人正束手无策之时,远远的隐隐传来车轮滚滚和马匹嘶呜的声音。武忌心中一动,这大半夜的怎么还有车马行驶呢?

    骆千里与林风也都听到了夜中车马的声音,心中也颇为诧异。

    武忌也不说话,打了个手势,然后一猫腰,径直朝着车马声音的方向潜去。骆千里和林风马上明白了武忌的意思,尾随着武忌一同前去。

    行了半盏茶的功夫,三人这才瞧见一大队人马,全是大戎军士装扮,举着火把,押着长龙似的车队。那马车上看样子装的应该是粮草军械。

    暗处隐身的武忌心中暗自盘算,看样子这是一队给前面大戎军营押运粮草的队伍。只是不知何原因夜间也不停车休息,仍旧急急急的赶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