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妻难撩:公主,臣服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可能丧命

第二百五十七章 可能丧命

    永福府

    代离玥受了重伤,在席雍牧黎到达永福府之时却没想到门口已经是灯火通阴,且一群下人等在府外似乎是早已知晓此事。

    席雍牧黎诧异的同时脑海中忽然闪过御林的脸,会是他吗?

    “公主!”席雍牧黎将代离玥带到门口,锦荣和小若像疯了一样冲了上来,看着奄奄一息的代离玥两人满是心疼,又不敢触碰深怕将代离玥弄疼。

    “您怎么会被伤成这样啊...”小若控制不住,一双眼睛逐渐湿润,呼吸也变得愈发急促起来。

    “她伤的很重,还是赶紧进府去吧。”席雍牧黎不由的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何他总是觉得这个小丫头给他一种不是很靠得住的感觉。

    说完,席雍牧黎抱着代离玥便冲向了府中,锦荣和小若紧紧跟随着。

    “大夫,公主怎么样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夫眉头紧皱的叹了口气,大伙一听大夫这语气心中总是惴惴不安。

    “唉,”大夫收拾着东西摇了摇头,“永福公主伤得太重,即使方才及时止血可是一剑穿肠...这样的情形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加上永福公主本身娇弱,自小体弱多病,这...这若是能够醒来保住一命还算好的,可若是...唉”

    “不...不可能...”大夫的话简直就像一则死亡通告书,在场的所有人满是悲伤的哭泣了起来。锦荣摇着头,不敢相信这一切。

    “永福公主金贵,休得你这般胡言乱语!”小若气愤的不行,连连上前将大夫的领子抓着,双眼通红似乎要将大夫生吞活剥了一样。

    她怎么...怎么允许自己的公主就这样没了性命?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小若,你别这样。”锦荣上前将两人拉开,忍着内心的伤悲安慰着小若,“公主若是醒来,一定不愿意见到你这样。”

    小若狠狠挣扎放开了锦荣,看着的眼神带着憎恨,带着嫉妒,带着厌恶。就是这个女人夺走了公主对自己的宠爱,她现在又怎么可以大言不惭的在自己的跟前说这样无关痛痒的话?

    她该死!

    “老朽说的是实话,况且永福公主之前感染疫病,本身就留有后遗症加上今日这穿肠的一剑和背上那被砍伤的...老朽会为公主开两幅药方,按时吃着若是保住了性命或许还有得救。”大夫似是不忍看见这样的场面,只得叹一声气想着办法。

    “大夫,你只管开药方。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席雍牧黎紧皱眉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女人有些愧疚。

    若是自己会武功,也就不会耽误路程那么长时间,她一定还会有救吧?

    “是,公子。”大夫行了行礼,被下人带着出去了。

    “今日多谢少君主相救,大恩大德奴婢们一定谨记在心。”锦荣跪在席雍牧黎面前,很是感激。这位少君主虽说性情看不透,到底还是一个善良的人呢。

    “都出去吧,一会煎好了药就赶紧拿进来给公主喝下去。”席雍牧黎摆摆手,如今只有大夫这药方定是有效,可是腹部被刺穿这样的重伤还是不容小觑。

    自己得去找找族内的药巫,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还有萨克寒米朗,他此时还在和那个小侍卫跟黑衣人搏斗,也不知道如何了。

    “今日之事,你们是如何知晓?”出了房门,小若留下照看代离玥,席雍牧黎拦着锦荣对今日之事的蹊跷颇为疑惑。

    “回少君主,是御林在一个时辰前将奴婢叫醒,让奴婢备好医馆,说是公主受了伤。”锦荣不敢有所隐瞒,对于代离玥如此她的心中甚是着急。

    更想知道到底是谁将代离玥伤成这样。

    一个时辰前?那不是...自己和萨克寒米朗刚刚赶到的时候?他不是也在场?

    怎么回事?

    “少君主,可是有什么不妥?”锦荣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你好好照顾公主,我要回去了。”席雍牧黎要去调查清楚,这御林究竟是什么势力。

    代离玥对他讲的话他想了很久,木圩族如今虽说年年上贡品,看起来坚韧无比可是整个部落里只有他们知道木圩族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更何况花国一直对木圩族虎视眈眈,若是真的开战,想必不出一日木圩族便已是别人的囊中之物。可若是真的投奔代离玥,虽说自己一定会背负骂名,可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向自己伸出手的人,尽管她是一个煞星。

    席雍牧黎知道,即使代离玥如今不比从前,可她的权势依旧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或许...自己还可以靠着代离玥与花国抗一抗!

    “渤王殿下?”席雍牧黎这边正在一边朝着门口走去,一边暗自思索着,可是没想到刚到门口就见代离戟火急火燎的向里面冲去。

    他怎么来了?

    难道他也知道了?

    “牧黎,公主怎么样了?”席雍牧黎还在看着代离戟的背影,另一边萨克寒米朗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

    “你怎么在这里?黑衣人呢?那个小侍卫呢?”席雍牧黎看着完好无损的萨克寒米朗有些惊诧,这家伙这么厉害吗?

    “渤王殿下来救场,擒拿了黑衣人。小侍卫在你走之后便离开了。”萨克寒米朗便是长话短说,也不知道代离玥现在怎么样了。

    “离开了?怎么回事?”席雍牧黎虽说早就感觉那个小侍卫不对劲,可他口中所说的是离开而不是逃跑!又或者...

    “我怀疑,那个小侍卫和黑衣人是一伙的,渤王殿下担心永福公主这边,于是火急火燎的赶来了。”萨克寒米朗不停地看向灯火通阴的内院,眼中满是焦急,“大夫怎么说,公主有事吗?”

    席雍牧黎摇摇头,眼神不断闪躲。

    萨克寒米朗心中一跌,只觉得身体凉了半截,“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

    代离戟一路上横冲直撞,碰倒了不少东西,可是代离玥如今危险着,他也顾不得其他。到了代离玥的寝房门口只见他一脚踢开了房门,锦荣更是吓了一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