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第六百二十七章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铁军联合体“前任”指挥官,钯莱人黑罗斯,同样也行走在大脉冲荒原的一个偏僻角落中。虽然没有正式向联合体政府请求辞职,但他确实是前任了。在此次行动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必须要暴露身份,自己的辞职报告便会自动发到铁军联合体中央政府那边。当然,也包括了一份声情并茂逻辑通顺的自白书,其中也包括了自己的身份。

    这样就能算是自首了吧?以后我要是在组织混不下去了,说不定回了老家就能获得减刑,搞不好还能得点退休金什么的呢。

    黑罗斯没有接近星球赤道附近的横断裂谷,而是尽量让自己远离那个方向,通过空间跳跃的异能不断向着遥远的群山方向前进着,很快便看到了皑皑的白雪。

    只不过,长时间的空间操作,就算是六环的“探索”灵能者,也是会造成很大负担的。黑罗斯现在已经感觉到了非常明显的疲劳和痛苦。

    更何况,他本就有伤在身。要知道,半个小时之前,他才刚被离子炮轰了一发,还被光矛削掉了一大截肉下来。

    黑罗斯感受到了明显的晕厥感。他知道,再这么下去,灵能耗尽,是很有可能当场断片的。这种状态下的沉眠,可是比体力耗尽要休眠得久多了。真要是完全睡死了,堂堂六环灵能者被狼给叼走吃了,那真是能流传到下个宇宙纪元的笑话了。

    钯莱人确实已经和水晶城那边的战场拉开了距离,觉得也没必要继续靠着灵能勉强使用空间操作,便掉到了地上,弓着身子在雪地上穿行着。

    他行动的方式就像是个超大号的毛毛虫,但节奏很快,速度真的不算慢。然而,才刚走了几步,他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便伸长了自己的触须,竖在头顶高速旋转了起来。

    黑罗斯的触须旋转得越来越快,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水泼不进的螺旋桨,带着自己的身体拔地而起,向着前方继续前进。

    确实,也只有高环的灵能者能用这种方式前进了。这到底是不是最节能最省力的手法,我们说不清楚,但一定会是最轻松的。不管怎么说,总还是比像毛毛虫那样弓着肚子在地上爬,要略有格调一些的。

    黑罗斯一边前进着,一边有点想笑。他一直是以碳基生物自居的,很不喜欢格里菲斯将军那种角色扮演太久,真就把自己当成机器人的玩法。可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赫然意识到,这似乎是六十多年来,自己第一次脱离了机甲,凭肉身艰难前行呢。

    到底是我们的身体离不开机器,还是我们的灵魂依赖于机器呢?生命的主体,到底是身体的适应,还是灵魂的沉迷呢?

    黑罗斯一边思索着这个哲学命题,一边拖着螺旋桨继续前进着。他进入了一条布满了积雪的峡谷中,很快便在隐藏的山洞之中,看到了露出一个部分的金属造物。

    那是一艘中型的宇宙飞船。

    作为蛇的成员,黑罗斯先生还是从前辈们哪里学到了不少优良作风,又怎么可能不提前做好失败必须撤退的准备呢。

    他转着螺旋桨飞到了飞船旁边,又扬起了另外两条触须,在飞船的外壁上拨开了一个隐藏的按键,顿时便投影出了一拍键盘。他噼里啪啦地一阵操作之后,飞船的舱门便打开了。不过,谨慎如他,还是围着飞船绕了好几圈,放开灵觉又把船舱扫描了好几遍,这才慢慢地爬了进去。

    可是,就在他即将进入船舱的瞬间,却忽然不由自主地一颤,身上的甲壳都像是毛发一样倒翻了起来。他又赶忙跳了下来,挥动着出螺旋桨一样的触手,将地上的积雪带起,将飞船彻底掩埋踏实,这才从狭窄的峡谷中一点点挪了出来。

    他转过了头,三对六边形的眼睛很快便锁定了一个正立于数千米外山岗上的人影。

    黑罗斯的一张毛虫脸上自然看不到任何表情,只不过,他却已经将背上的甲壳耸立了起来,倒翻着身体拱起了背,仿佛是把自己的身躯化作了一张战弓。

    没办法,黑罗斯先生终究是失去了自己的机甲,那便只能勉强用自己的身体战斗了,但这种体验却真的是久违了。

    对面的身影只是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便仿佛在瞬间跨过了数千米的距离,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钯莱人的面前。到了这个时候,黑罗斯终于能看清楚对方的样貌,倒翻着的甲壳顿时又沉了下去,整个的躯体也直接放松了下来。

    他比划着触手似乎是准备用哑语来传达一些信息,但后者却随手丢了一个球形仪器过来。

    黑罗斯将用触手接过小球,又将其挂在自己虫形的口器上,调整了一下,随即便发出了清晰的人言。

    “抱歉了,黑将军,让您看到如此失态的样子。”黑罗斯对来人表现得非常尊敬:“我只打您已经为我争取到了所有的机会,但很遗憾,终究是没有达成目标。矩阵母体已经被夺走了。”

    “被那个余连嘛。我已经知道了。”来人摘下了自己遮挡雪雾的连帽长袍,露出了布满青褐色翎羽的脸,却是一个廓兰人,正是帝国大审判庭的首席调查判官迅风。

    “不过,至少那个矩阵母体的存在,确实可以证明,灰应该是存在的。”黑罗斯又道。

    “灰本来就是存在的,这可是未来公的旨意。赤王并没有怀疑过这一点,我当然也没有。”迅风道:“可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暴露了。”

    “我没有暴露。”黑罗斯说。

    “那其实是迟早的事。”迅风道:“谁叫你没能把那些星界骑士全部灭口呢?”

    “……您,您不是也没有把领主峡谷那边的人灭口吗?”

    “在领主峡谷那边主持活动的贝伦凯斯特家的娅弥妲小姐。组织现在已经在帝国几乎失去了立锥之地,所有没有暴露的成员都只能转入了线下,这时候就更不可能和虹蔷薇全灭开战了。”迅风说:“这里的事情了解,我也只能赶紧离开帝国了。”

    钯莱人表示同意,指着太空船道:“那我们可以通行,一起去面见时主们。我有重要的消息禀告。”

    “哦?”

    “抱歉,并不是不信任您,但您的明面身份过于敏感,加入组织的时间也不算太长。而过去公曾经也说过了,关于这一切,都必须只和他,还有时主们交接。”黑罗斯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当然了,用仪器模拟出来的人声,确实也一直是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

    “我知道,关于小女王嘛。”迅风同样也面无表情地点头:“我虽然只知道这个代号,却也知道,这件事是时主与十三柱们亲自负责的。”

    “您理解就好。”钯莱人放心地回过了头,向宇宙飞船的方向爬去:“飞船虽然是我订制的,但也给您这样的人形种族留够了生活空间的。现在太空上的帝国舰队正在和那条吞星者开战,我们是可以……”

    黑罗斯的话在这时候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发声仪器,连同自己的整个脑袋,都在突如其来的螺旋冲击之下被砸得粉碎。

    他大概是真的没有想到会被同组织的同伴偷袭。堂堂的六环灵能者,并且还是最擅长空间操作和战略转移的“探索”,就这样被一击轰碎了脑袋。

    迅风判官一击得手,却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挥舞着自己的冲击拐,不厌其烦地敲打着对方的的无头尸骸,将钯莱人的尸体彻底砸成了不成型的碎肉,最后碾成了粉,这才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他才从灰烬中捡起了黑罗斯死亡之前留下的零元素,一枚高纯度的日曜结晶,这才收了手。他脸上的翎毛颤抖了一下来,颜色中闪过了一丝黯然的叹息,便丢下冲击拐,双手比了个“八字”在胸前交叉了一下。

    这是廓兰人祭奠暴死者时的手势,希望死去之人能够坦率地忘却仇恨和执念,平平安安地往生天际。

    “抱歉……”他低声念叨了几句,然后才打开了自己的通讯终端,停顿了片刻,接通了一个隐秘通讯:“请赤王回话。”

    通讯终端上并没有出现人像投影,却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得手了?”

    “得手了,按照您的吩咐,一个细胞都没有留下来。”迅风判官用冷淡的声音道。

    “没办法,哪怕是剩下一个细胞,都有可能被大审判庭和圣殿发现端倪。您是首席调查判官,才是最清楚不过了。”赤王道。

    “今天开始,我就不是首席判官了。”迅风说。

    “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不过,您也知道,以帝国的体制,这就是你仕途的终点。您已经为帝国付出了半生,今后的日子,应当为自己而活了。”赤王沉吟了一下:“现在的您,才是已经得到解放的黑将军,才是我们真正的一员。未来公,已经在星云之地迎接您了。祝一路平安。”

    “我为帝国付出的半生可并不纯粹。”迅风嗤笑了一声,目光闪烁。

    “是的,可是每一个组织的成员,又那里是纯粹的呢?反正不都是一个圈吗?就是这样的不存粹,才让我们隐在幕后,改变这个宇宙。好好享受这段岁月吧,黑将军,当您必须又一个坦荡的身份进入历史舞台的时候,便必须要退出组织核心了。可是,这不也是您的理想吗?”

    “我确实是有学理想,并且愿意为之努力。”迅风面无表情地点头。

    “这就是我们如此投缘的原因,而现在公,就是喜欢有理想的人呢。”赤王发出了爽朗的大笑声。或者说,过于爽朗的笑声。

    迅风面无表情地等着对方笑完,这才道:“傀儡师……“

    “怎么了?”

    “不,他死得很安详,也确实是为了组织而死的。他的空间结晶可以强化我的能力,便应当交给我了,可以吧?”

    “这是自然的,您无需客气。那么,失陪,别让现在公等得太久。”

    通讯就此断绝。而一直到最后,迅风也都没有把“自己在地下遗迹取得矩阵母体的时候,遭遇了小女王”的事情告知对方。

    “所以,我就是一个不纯粹的人。这样的人,也配有理想?”迅风脸上的翎毛又颤抖了一下。他伸手搓了搓脸上的翎毛,硬是给自己挫出了一个笑容,这才又拿出了另外一个通讯终端,同样接通了一个隐秘的通讯人。

    这一次,他的终端上直接弹起一个人半身的全息投影。大概对象是位有着非凡美貌的女子,这半身投影咋看还真像是顶级雕塑大师耗尽心血才完成的作品。只不过,却有着雕刻师根本无法赋予的灵性和生机。

    她是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帝国最年轻的选帝王和枢密院大臣。有人说,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太阳。看到她,就有了希望。聆听她的声音,便像是沐浴在晨曦之光下。

    迅风虽然不是人类,也不太明了人类的审美,但望着苏琉卡王的笑颜,不得不完全赞同以上一切的评论。

    有些人的美,是超越种族区分和生理特征,直接作用于灵魂的。

    “如何?迅风卿,嗯,还是您更喜欢我叫您黑将军。”女子笑着问道。

    “随意就好,布伦希尔特殿下。”迅风道,比起方才和赤王对话的时候,可不知道恭敬了多少个数量级。

    “希望方才奥斯坦娜没有把戏演砸。”布伦希尔特笑道。

    “您说笑了,没有比奥斯坦娜将军更值得信赖的搭档了。”迅风赶忙道:“真正的蛇首依旧不可能对我完全信任。可通过此次事,至少能让现在公,和赤王拿我当自己人。至少我现在可以确定,时主中的现在公和过去公已有龃龉。而前者,似乎也在觊觎未来公的位置。其余的情况,我会在和现在公见面之后,再和您联系的。”

    布伦希尔特眼中闪过了一丝深思,随即又展颜笑道:“明白了,辛苦您了,也请务必注意安全。”

    她停顿了一下,又笑道:“另外,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廓多兰星区的特殊星外贸易法案,昨日已经在宰相府通过了。此外,宰相府会把廓多兰林业集团百分之25的国有股份,投放到市场,明年1月1日执行,记得让您的朋友们抓紧哦。”

    廓兰人判官微微一怔,颤动的翎毛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感动,声音也多了一丝动摇:“感,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这是多赢。而且我也乘机投资两个天空大集市呢。”布伦希尔特轻描淡写地一笑,就像是做了一点不值一提的小事似的:“如果您能平安归来,我倒是还挺希望您去当这个改制过的廓多兰林业集团的董事长呢。能积累一点经验,再进入宰相府或枢密院当大臣,就顺理成章了。哪怕是为了这个未来,请您务必要平安归来。”

    ”您,您说笑了,在下不过一介武夫而已,实在是……”

    布伦希尔特微笑摇头,直接插话打断了对方:“那么,说说吧,您在萨尔纳到底查到了什么,请把一切都告诉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