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这个是真跑掉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这个是真跑掉了

    “少女”裹着土拔鼠的外形,沿着荒原内的已经废弃的排水沟,匍匐着远离了战场。她具备极强的飞行能力,甚至还有在外太空,以肉身亚光速巡航的能力。如果用了这些手段,她应该很快就能脱离战场,逃之夭夭了。

    可是,长时间的行动经验告诉自己,也是在这种时候,越是需要低调。不然术后必定什么时候就遇到无妄之灾了。

    是的,她这次行动确实是收获颇丰。之后的大复仇计划也终于是可以提上日程了。可在此之前,便一定要强忍住自己的兴奋,一定要低调行事。

    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把自己伪装成一直土拔鼠更低调的呢?

    她就这样沿着已经废弃的沟渠,迅速向大荒原的北方前进着。她穿过了正在同虚境魔物交战的帝国军防线,越过了星界骑士们展开的灵光护盾,甚至还直接从远处水晶城的炮击中央掠过。

    “少女”当然感受到了虚境能量聚合的反应,微微偏了偏头,便看到了一头就在自己身边凝结起来的扭曲巨怪。

    “比我的孩子们还丑。”她想。

    不过,这种对生命的血肉充满本能渴求的虚境魔物,却完全没有发现就在自己旁边的“土拔鼠”,任由她走远了。

    再然后,“少女”一直保持着广域感知的灵觉,感受到了更高能的灵能纠缠。那是发生在自己从那个机器人遗迹脱身的出口附近。

    如果只是虚境魔物被星界骑士们殴打,灵能反应不会这般狂暴的,一定是有高手在对决。“少女”很快便感受到,其中一个生命波动,必然是刚才那个追杀自己的那个钯莱“机器人”。

    “那条钯莱虫子确实很厉害,希望它能求仁得仁被星界骑士们围攻致死吧。”她在心里给对方下了个诅咒,想到刚才被轰得那几记让现在的自己还想要吐血的重拳,便又恶狠狠地道:

    “宇宙之灵在上,不管是谁,谁能挡住那条钯莱虫子,我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我虫群之王有一不二,恩怨分明,宇宙之灵可以见证我的信誉!”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誓言感动了宇宙之灵,反正,就在“少女”把水晶城和那边的战场远远已经甩到脑后的时候,她不远处的一朵巨大的血肉蘑菇当场分崩离析。而同一时刻,在自己的灵觉范围之内,那边的高手对决也平息了下来。

    紧接着,那条钯莱虫的生命反应也就随着这一系列连锁反应,就此断绝了。

    “那家伙现在一定死得相当凄惨。”少女开心地差点就要喷出一点原虫庆祝了。不过,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社会虫后的“少女”很快就迫使自己冷静了下来,加快了速度,一直到水晶城最高的中枢塔都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下,这才稍微轻松了一点。

    她很欣慰,欣慰地想哭,这是她三年来第一次乱入战场而没有经受无妄之灾。

    “我就说过了,老娘一定是可以转运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少女”已经是个成熟稳健的社会虫后了,不但并没有停止,反倒是加快了速度。

    这个时候,她在地表上行进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最先进的光轨列车,但发生的动静甚至还比不上一只孤独的土拔鼠。

    不一会,“少女”终于听到了雷暴的声音,也嗅到了一丝硫磺的气息。在她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条宽度超过千米的横断裂谷。裂谷两边看不见头,内里则深不见底,只能依稀看到翻涌的火光,以及被沸腾的冲击波推出了裂谷,还在燃烧着的熔岩。仿佛这裂谷直接通向了地心之中。

    裂谷周边的数千米范围内,寸草不生,留下的只有干涸的黑褐色石头,形态扭曲,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就像是星球的尸体似的。

    “少女”百感交集地望着这一切,随即又看向了西南方,也即是领主峡谷的方向。她的视线仿佛就这样顺利地跨域了数千米的距离,看到了那郁郁葱葱的山谷之内,那清澈冰凉的高上平湖,看到了依山而建的城馆和花园,看到了那个放在山顶上的秋千。

    她在原地待了好一段时间,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她知道,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沉醉于这颗星球一草一木的气息了。这颗自己身为人类的时候,出生和长大的星球。

    她在原地呆滞了几分钟,然后顶着急促升高的高温,爬到了裂谷旁边,闭上了眼睛,背后伸出一根仿佛虫类口器一样的器官,不断地伸长,一点点地探入了星球的裂谷之中。

    “少女”就像是一朵正在吸取树汁的虫子一样,吸取着萨尔纳星球的热量,并将其注入了体内的利维坦之巢中。丝线从她的每个毛孔之中翻了出来,将她的身躯包裹在其中,缠了一层又一层,又开始逐渐硬化。

    这没过多长时间,她便化作了一只有四五米长的巨大蚕蛹。

    可是,这只蚕蛹之内却并没有钻出一只更加庞大的成虫,而是无风自动,直接悬浮了起来。它骤然加速,一个眨眼间便已经爬到了上万米的高度,径直向着外太空飞去。

    可即便如此,它在突破大气层的瞬间,也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当然了,此时此刻,萨尔纳星系外太空上,战斗可是远比星球原野上激烈多了。躲在虫蛹之中的“少女”,当然看到了正在向着那条巨大的吞星者投掷着火力的帝国战舰。不过,从场面上看,更像是一群银白色的蚊子在骚扰一条褐色的蜥蜴。

    “如果能把吞星者吃掉,我一个月就能组建出二十条利维坦出来。”她有些可惜。

    不过,她也知道,那条吞星虫是父亲留给自己掩护逃亡的。要不然的话,一大堆战舰就待在萨尔纳星的外太空轨道上,监控着星球的一举一动,还真说不好自己就一定能逃掉。

    她再次致意了一下父亲的在天之灵,接着便当机立断地朝着重力井的方向飞去。她依然很谨慎,一边切入了亚光速航行的状态,一边以继续保持着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全方位全天候警戒状态。

    ……好吧,一直到她捕捉到重力井之前,都没有一两发路过的陨石和流弹砸到自己——要知道,理论上轨道炮的炮弹如果没击中障碍物,是可以飞到宇宙末日那一天的。

    “少女”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惊弓之鸟,稍微收回了一点心,这才像是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试验了一下新得到的跃迁能力。

    毕竟是第一次,压得她浑身都在疼,但她觉得,等到自己熟悉了,说不定是会爱上这个感觉的。

    在重力井之中,她仿佛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却似乎是只有眨眼间。等到视野之中的星体,已经从萨尔纳的橙红色恒星变成了现在的炽白色之后,“少女”才在虫蛹中捏着小拳头舞了几下以做庆祝。

    她成功了!现在,宇宙虽大,但她何处是不能去的?

    她再次操纵着虫蛹,向着另外一条跃迁通道的入口飞去。“少女”自然是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早已经规划好了撤退时候的星路。

    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空间震荡的反应。这反应的效果实在是太剧烈了,可绝不是灵能者们通过力场应用在星球地表上上串下跳所能媲美的,完全就是熊孩子摇晃桌子,和十级大地震的区别。

    要不是此时的“少女”隔着震源至少有上亿公里,她恐怕都要被这突如其来的空震给吓出心脏病了。

    虽然她实际上并没有心脏。

    在宇宙中,不要随便开启广域灵觉。或者说,要学会压缩范围和适应其规则,“少女”一边感慨又上了一课,一边赶紧关闭了从利维坦之巢那里学会的超大范围感知能力,将自己从亚光速航行状态停了下来,然后见机往附近一颗小行星后面一藏。

    “嗡嗡嗡~~~~”她依然感受到了一丝耳鸣,但那并非是声音,而是灵能躁动引发的生体反应。

    紧接着,她随即看到了,上百艘大小战舰像是凭空跳入了这个星系之内,瞬间便占据了她的视野。

    为首的一艘战舰,是超过二十公里长的庞然大物。通体呈现的是红黑色,形状则是冷硬而棱角分明的长方体,舰身主体上的上层建筑很高,比起一般的宇宙战舰至少要高上三分之一左右。上层建筑的分层非常清晰,咋看还真的很像是一大片连通起来的堡垒群。于是乎,整艘战舰便确实像是一座漂浮在宇宙之中的巨型城堡。

    “泰坦舰,蒂芮罗人勇进号……这不是狮穴要塞驻留舰队的旗舰吗?”她不由得咋舌。

    萨尔纳星系出现了吞星虫,以帝国军队的水平,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的。附近巡逻的帝国舰队一定会蜂拥而至的。可问题是,虽然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但实际上也就在几个小时之内罢了。狮穴要塞的驻防舰队,就算是马上启动,也得花上几天才能赶到吧?

    这不合理!

    “少女”对自己说。除非,这艘船本来就在附近。

    她一边思忖着,一边让自己的虫蛹贴在了小行星上,完全把自己伪装成一块石头。

    遮天蔽日的巨型战舰就这样从不远处滑了过去。其庞大的身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占据了“少女”的视线。

    ……其实考虑到战舰亚光速前进的速度,这段时间其实就是一瞬,但“少女”就是觉得很长。她明知道对方是不可能发现自己的,却依旧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等到战舰走得远了,她才长长地吐了一口粗气——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也不需要呼吸了,但人类时代的一些习惯却保留了下来。她觉得,这能让自己不会忘记自己是父亲的女儿。

    “少女”从嘴里吐出了一枚红色的水晶,“咔嚓”地将其捏碎,满前顿时展开了一个全息光幕,出现了一个全副武装头戴面具的人影。

    虽然只是透过全息的投影,但依然能看得出,这是一位相当高挑威武的人,身上的金属护甲没什么特别的装饰,很显然完全是为了实用性而考量的。

    “大汗。”“少女”向对方微微颔首质疑。

    “夏拉弥尔小姐。”对方的面具之后,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声。可虽然如此,却依然沉着冷静,其间蕴含的魄力绝不会亚于任何一个男子。

    这位被称为“大汗”的女人,应该是一位开门见山做事利落的主儿,直截了当地道:“得手了?”

    “嗯,很成功。”应该是很成功吧?虽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但应该是成功的,和父亲留给自己的线索上说得一样。

    “少女”赶紧将这些胡思乱想抛到脑后,又道:“勇进号已经离开狮穴要塞了。”

    “哦?这倒的确是意外之喜。”对面的人微笑道:“不过,这也不意外。虽然蒂芮罗人的演习不包括狮穴的驻防舰队,但他们是喜欢凑热闹的,或许早就已经以正常航行训练的名义,靠近演习场了。不过,我们这边还有好消息,陀阎汗的部族确实在龙喉要塞的方向制造出了足够多的事端,已经吸引到帝国军队的注意力。”

    “想不到还真能奏效啊!那些东西……”

    “我告诉过你了,我们的盟友遍布银河,想要颠覆帝国和联盟霸权的同仁,要多少有多少。”对面的人突然话锋一转,声音中似乎多出了一丝金铁争鸣的声音:“那么,告诉我,夏莉,既然你已经成功了,我便算是达成了我的承诺了。那现在便轮到你了,能够为我们做什么?”

    “少女”沉吟了片刻,道:“为您拿下狮穴要塞,如何?”

    对面的人影同样也沉默了数秒,沉声道:“这是步骤,不是目的。”

    “少女”倒是没有介意对方得寸进尺,而是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块小小的金属片:“这是矩阵母体的一部分。”

    “一部分?并不是控制终端啊。”

    “控制终端可是有很多人在抢的,包括蛇。我能得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这些纳米机器已经失去活性了,但在之前,我已经读取了其内部的残留信息了。”

    她停顿了一下:“可以确定,所谓的矩阵母体,确实是‘灰’的一部分。”

    这一次,对面女人沉默的时间,竟然比之前还要长了几秒:“蓝星共同体,上次从蛇那里得到的灰雾智械,我原以为也能得到‘灰’的线索。”

    “我虽然不知道您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灰’的存在,但我已经说过,那个所谓的灰雾智械,只是已经灭亡的法符尔龙人制作的仿制品罢了。蛇得到了它们,利用了它们,应该是想要吸引我们这些知情者的注意力。”

    “却没有想到反倒是被共同体的官方缴获了。真想看到未来公的表情。”

    “您不会想看到他的。”少女”摇了摇头:“而且,出于我们合作的前景,我也再次提醒您,请务必对我的存在守口如瓶,无论如何不要被蛇发现。”

    “我不是蛇的部下,只是有一些共同目的的合作者。”可汗说。

    “您最好是,也最好真的能对蛇保持警惕。”她用生硬的口吻道:然后又拿起了手中的金属残片:“里面的残留信息,指向了新大陆,一个暂时没有被探索过的地方,目前银河文明议会,将那里暂定为rx46星区。”

    女可汗颔首:“那么,就在狮穴要塞会面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她真的是一个做事果断的人,就这么直截了当地终端了通讯。

    “少女”又在原地坐了一会,接着就像是一个节俭惯了的底层劳动妇女一样,将已经碎裂的水晶粉末从地上捧了起来,连同纳米机器的残片又一股脑地塞到了肚子里。

    她看了看已经去得远了的帝国舰队,这才开动着自己的虫蛹,向着银心的方向,也即是穴要塞的方向驶去。

    对她来说,萨尔纳星球上的一切,都已经不再值得注意了。过往的一切,已经烟消云散,现在在她的面前的,是无处不可去的星辰之海洋。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