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又跑掉了

第六百二十五章 又跑掉了

    赛利奥拉伯爵已经下定了决心,堵自己所有的荣誉和生命,也一定要突破面前的禁锢。

    他缓缓地沉下了身体,包裹着周身的秘上银皮肤已经消失,周身的灵能如同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微微闭上了眼睛。这是为了让对方不要注意到自己的目光,但实际上,他只是微微垂下眼睑,目光微虚,但却已经同时锁定了对方三个人所有的动作。

    很多所谓的“高手”都说过,真正的强者不是用肉眼去看,而是用心眼去看的,但堂堂半神的赛利奥拉伯爵表示这特么都是扯淡。宇宙之灵赐予他的长子,人类的身体,每一个器官,每一个脏器,乃至每一片骨头,都是暗含宇宙真理的,又岂会是无用之物?越是真正的强者,才越需要将他们的效用运用到极致。

    这不,赛利奥拉伯爵在进入五环之后,就在用骑士团的灵能秘传强化着自己的躯体,尤其是最重要的双目。

    现在,他的眼睛可以看到连最先进的仪器都发现不了的空间裂缝,同样也能把握住敌人所有前进的方向。

    灵能之火不断跳动着,在他的身后凝成了无尽的光,又形成了面积广大的影。紧接着,一个铠甲的武士的轮廓再次从他背后的阴影中膨胀了出来,凝成半透明的状态,就像是用透着微光的琉璃构成的铠甲武士。

    娅妮一伸手,灵性聚成的长枪再次从背后的空间探出,噼里啪啦地砸了下去。可这一次,却直接没入了那琉璃般的光晕之中,被完全吞没溶解。

    “哦,界限武魂啊!”娅妮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对旁边的两个帮凶道:“好了,菲菲,澹台先生,你们不用出手。既然都到了这个份上,就需要我单独和他做个了断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太阳神之书,又从里面摸出了一张卡片塞到了嘴里,嘎吱嘎吱地像是嚼薯片一样吞到了肚子里。

    菲菲和澹台靖则对视了一眼,前者一脸吃到了大瓜的兴致盎然,后者则显得有些迟疑。他还知道,所谓的“界限武魂”,虽然也属于英灵军势的一众,却并非灵能者施展在外的军队,而是一种强化自己即战力的技法。只不过,每一位“王者”星环的灵能者要凝练武魂是非常困难的,而且这玩意还是一次性的。

    此时此刻,赛利奥拉伯爵确实是把自己的压箱底功夫都涌出来了。

    可是,见贝家大小姐这么一副自信慢慢的样子,澹台靖也实在是不好说什么了。反正他现在还是懵逼中的,也并不知道菲菲和大小姐的关系。不管这大小姐智珠在握也好,是作死也好,其实都和他关系不大。

    是的,关系不大,就算是缺了她的战力,关系也不大。

    而这个时候,娅弥妲已经把嘴里的卡牌碎片都吞到了肚子里。

    赛利奥拉伯爵瞬间感应到,对方的灵压似乎又提升了一大截。更重要的是,通过自己能够勘破万法和一些细微痕迹的眼力,他分明看到了,一个隐约身影从对手的身后慢慢站起,就像是忽然附体的背后灵一样。

    可是,说是背后灵,却完全没有任何诡异阴邪的感觉,却仿佛是降临的天使一般,充满了庄严和神圣的气息。

    “艾雷卡斯·贝伦凯斯特?”伯爵终于认出那个人的颜面,差点就想要倒吸一口冷气了。

    “是啊!就是当年砍了剑帝雷纳尔特陛下的那位,我的十二代曾祖父。当初他们俩的决战,确实是我那位祖宗失败了。只不过,他身前的那一剑,却让贵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士大帝,在病床上缠绵了将近一年,才在痛苦中驾崩的。一位八环的半神,却死得如此苦不堪言,这真是宇宙之灵的恶意啊!你不认为吗?”

    确实是宇宙之灵的恶意。剑帝雷纳尔特虽然“只”是个八环,但那个时代是灵气低潮期,八环已经是宇宙第一高手了。而那位皇帝,看看其外号就知道了,绝对是妥妥的武技大师和战士皇帝。他甚至开创了一整套又低到高的完整灵性武技修行流派,建立了星界骑士和裁判官们的修行体系。就算是天下无敌的伊莱瑟尔大帝,仅从武学的造诣和创造上,也远比不上那位剑帝的成就。

    这样的武术家和战士皇帝,可想而知在蒂芮罗军事贵族阶层中有怎样的声望。可是,这样一位声威显赫的高手,却以一个相当痛苦的死法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忠诚的帝国骑士们就连报仇都找不到理由。第一,那是公平公正的荣誉决斗。第二,决斗的对手可是当时就死了,理论上雷纳尔特皇帝才是胜利者。

    那个当时就死在决斗场上,却让雷纳尔特挣扎了一年的人,便是艾雷卡斯·贝伦凯斯特了。他是当时的联盟超凡管理局首席执行官,也是白毛狐狸小姐的十二代直系先祖。

    “怎么样,赛利奥拉伯爵?从雷纳尔特皇帝开始,想要破解那一式蔷薇绝剑的帝国高手,可是要多少有多少的。您想不想成为唯一成功的哪一个?”娅弥妲伸展了一下肩膀,体内的“背后灵”便已经涌入了自己的体内。她挂着笑容,用悠闲甚至缓慢的动作亮出了一柄幽蓝色的光剑。

    “现在,我这个状态只能保持20秒了,但倒是足够使用一次蔷薇绝剑了。伯爵,想不想要再试着突破一次呢?突破了,您便可以把破解它的手法带回骑士团,您将会是雷纳尔特皇帝的恩人,或者说,晨曦皇室的恩人。当然了,顺便还能突破重围,以及杀了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剑举过了头顶,摆开了一个动作,看了旁边的菲菲一眼,略显轻浮和刻意地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才又看向了对面的赛利奥拉伯爵:“当然,您也可以等这点时间过去,等我陷入虚弱的那刻。”

    这是个陷阱!赛利奥拉伯爵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念头。对方希望我从她的方向突破。

    可是,他随即意识到,对方也有可能就是要让自己这么想,让自己疑神疑鬼失去先机。

    好吧,身处这个对方展开的亚空间领域中,便是在对方的主场上作战,而面对这么一个聪明绝顶的对手,无论怎么思考,怎么判断,都有可能在对方的预判之中。再怎么想下去,只好让自己进退失措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遵从自己的下意识判断。

    赛利奥拉伯爵没有在想,整个人径直向着余连的方向扑了过来。他身侧燃烧着的灵能火焰已经全部迸发出来,从一化百,从百到无穷无尽,霎时间,便像是有万千的攻势伴随着无穷无尽的光芒,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而紧接着,那些光芒又骤然一收,从无穷无尽又聚拢为一,万千可以嘶天裂地的攻势,却又直接汇成了一个点,直刺向了将光剑举过头顶的娅弥妲。

    这是赛利奥拉伯爵最得意的一招,虽然看上去声光效果不大,但却威力惊人——到了他这个境界的灵能者,自然早已经懂得化繁为简的道理,不会再乐意用华丽的声光效果唬人了。

    他曾经用这一击当场将一头星球级幻兽斩杀,去势未尽,还对那片大陆造成无法平复的结构性创伤。

    他也曾经用这一击,在和团长萨督兰公爵的切磋中,逼得对方不得不寄出了“万相浩渺”。要知道,那可是萨督兰公爵,为了和兰九峰决斗准备的压箱底宝具的。

    现在,他也将用这一击,迎击当年让雷纳尔特皇帝死得苦不堪言的蔷薇绝剑。

    他抬起了头,目睹着对方也挥剑而下。幽蓝色的光晕流转之中,似乎蕴藏着无穷的玄妙。

    嗯,果然不愧是绝剑……呃,等等?照现在的态势,我应该会先击中对方吧?赛利奥拉伯爵的脑海中刚转过了这个念头,他的光矛包裹着灵能螺旋,便确实毫无停歇地洞穿了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的身躯。

    他这个时候已经不想再思索,死了个贝家大小姐会发生什么政治动荡了。因为他既没有感觉到击穿敌人身体时的触感,也没有看到对方身体被分解成原子式的动荡,甚至连自己攻击时爆发出去的力量,都像是被吸入了一团无尽深渊之中。

    紧接着,娅弥妲小姐的身体轻轻一阵摇曳,便像是青烟一样失去了影踪。

    伯爵这次才看到,自己的光矛是真的刺入了一个空间裂口中,便像是宝剑刺入了泥潭之中,将所有的力量都中和溶解。那一团空间混沌形成的涟漪,便像是一团浑浊的气团似的,完全遮蔽了自己的视线。

    “一个虚境入口?”赛利奥拉伯爵微微一怔,但身体却远比思想来得更快,他的脚底已经牢固地吸住了地面,轻易地挡住了空间之内的吸力,随即用力一挥,便将光矛拔了出来。

    那个空间入口便像是泥潭的表面似的,豁口瞬间便闭合了起来,力场缠绕形成的涟漪开始趋于平静,旋即开始一点点消散。

    这时候,赛利奥拉伯爵知道,自己还是上当了。可是,他也并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经过刚才这个瞬间的空间荡漾,他已经捕捉到了这个亚空间的一些灵能节点。

    可以从那里突破!伯爵直视着前方的空间,左手的宝具拳套上已经流淌起了无色的灵光。

    然而,面前的空间裂口才刚彻底平复,没等到伯爵挥拳撕裂空间,他的视线才赫然捕捉到,那个疑是“黑月伯爵”的地球少女,不知道何时已经逼近到了自己的身侧。

    原来,这才是杀招吗?确实是中计了!

    赛利奥拉伯爵脑中刚闪过了这个念头,对方的攻击便来了。如果说是普通的光剑和光矛,赛利奥拉伯爵甚至都懒得去躲。他对自己千锤百炼的身体还是很有信心的,对自己设定能自行展开的防御护膜,也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他面对的却是黑月伯爵的“墨剑”。这是在都市传说中,至少饱饮了上百名帝国高官和星界骑士,甚至割伤过伊莱瑟尔大帝的御指的魔剑。

    此时此刻,那大多数灵能者根本感知不到的透明剑刃,已经抹开了骑士长的腰腹。

    首席骑士长阁下闪避的动作,但凡是满上零点零一秒,绝对要被腰斩了。

    好在,他最终还是躲开了致命一击……只不过,腰腹一侧的一大团血肉都被硬生生地撕了下来,掏出了一个让人心悸的孔洞。

    伯爵没有反击,甚至都没有去捂伤口,反倒是接着被刺伤时,双方灵能碰撞产生的震荡,让自己的躯体如同柳叶一般荡了出去。

    他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再次闪现的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这位一头白金色长发的女孩,此时笑得确实像是一只白毛的妖狐,带着一丝知性却又魔性的美,手里还提着一柄奇形怪状的大号手枪。

    “其实,我是骗你的嘛。人家根本就不会什么蔷薇绝剑啦。”她笑吟吟地扣动了扳机。

    手枪中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一发穿透力极强的灵能爆矢,初速远在一般的动能子弹之上。赛利奥拉伯爵当然可以躲开,但他却无法放弃从这个亚空间脱离的机会,便硬生生地挨了这一枪,任由那爆矢击穿了自己的胸口。

    他依然咬着牙,面不改色挥起了拳头,将猛烈的空间震动砸在了自己捕捉到的那个灵能节点上。

    就算是面对一个七环和三个六环的全力开火,都能保持稳定的亚空间内,终于出现了仿佛地震一样的颤抖。赛利奥拉伯爵面前的空间上,便像是被丢了石头的玻璃一样,出现了树形的裂纹。

    骑士长将双手探入了裂缝之中,用力一撕。

    他当然知道,就这么跑过去,大概率一定是会身处亿万吨的湖水和碎石之下,以自己现在的伤势,要应付起来就不可能像刚来的时候那样自如了。可这时候,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赛利奥拉伯爵就这么狼狈地钻入了空间之中,就此没了身影。这也是他自开战之后,第一次失去了渊渟岳峙的高人风范。

    “啊,跑掉了,真悲伤……”菲菲望着闭合的空间通道,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娅妮横了对方一眼:“没关系,这也是计划之中。”

    “我知道啊,以你这只白毛狐狸的城府,既然要做,肯定是会做绝的。就算是真要他跑掉,也一定会留有后手的。说不定,你本来就想要他跑掉。”菲菲嗤笑道。

    “呵,不愧是你。那你悲伤什么?”

    “我悲伤的是,刚才你一个眼神我居然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这才躲在空间符后面给了那家伙狠狠的一剑。为什么我必须要和你这么有默契啊?”

    “这一定是宇宙之灵的安排。所以,菲菲,你真的不愿意签到寰宇顺便给我做饭吗?还是那句话,三足鼎立要稳定,还是需要有两方结盟的。”

    “谁要和你三足鼎立啊?这里就我们两个了,要我现在就打死你吗?”

    澹台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