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医路坦途 > 738 玩砸了

738 玩砸了

    吃羊肉,很多地方的吃法都不一样。甚至有个地方当这个玩意是大补,冬天的时候才会吃一顿。当初张凡魔都的时候,他的亲亲大师哥请张凡吃饭。

    当时就上了一道羊肉,红烧的。张凡觉得一道红烧羊肉就把一桌子菜给毁掉了。可看着大师哥吃的滋滋有味,张凡都觉得大师哥可怜。

    上次大师哥来边疆助拳,张凡专门弄了一道清水羊肉,吃的大师哥都快哭了。

    边疆北的羊肉总体来说没边疆南的好吃,很多人旅游到草原的时候,导游上嘴皮不碰下嘴皮的巴啦啦一顿,什么喝着农夫山泉,吃着冬春夏草,其实也就那样。

    因为水草太丰盛,羊增肥飞快,吃起来永远有一种水嘻嘻的感觉。真正好的羊肉其实就是盐碱荒滩上艰难生长起来的那种羊肉才正儿八经的好吃。

    当年张凡刚当住院总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让欧阳指派着去偏远地区义诊,在靠近沙漠的一个小村子里,张凡吃了这辈子吃过最好的羊肉。

    那个羊肉,不用其他调料,什么八角桂皮当归党参,有时候张凡也在想着这么多的调料放进去,就算放个石头进去煮一煮,嗦起来,估计味道也是不错的。

    当时的那个羊肉,人家老头就撒了一把青盐,然后什么都没放,小火慢炖出来以后,汤水清的像是水一样,撒点野葱花放点香菜,乖乖,那个汤的滋味,都说不成,一说就让人流口水。

    而且,肉怎么形容呢,首先不膻,而且肥瘦夹杂,一口下去,脂肪包裹着蛋白,香气在喉舌之间左突右冲,都不用费劲的撕咬,感觉舌头都能碾碎了肉。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好羊肉。

    这次送给茶素医院的羊肉,算是次一等的,草原羊。这种羊肉,怎么说呢,缺了一点盐碱地特有的味道,香气没有那么浓郁,也就胜在嫩滑了,不过就这个羊肉,对于生长在青鸟的老头老太太来说,这已经相当好了。

    没多久,锅里羊肉的香气就飘散出来了,满院子的香味。

    清汤羊肉,一口肉一口边疆不辣的皮牙子,真的,越是这种简单的吃法,越是能让人回味无穷。

    平时很少大块吃肉的老头,都拿着小羊腿吃着,满满的蛋白和胶原蛋白,但又不腻。

    吃完肉,一口汤下去,真有一种人生足矣的感觉。

    “哎,不能再吃了。”老头很克制,啃了一个小腿喝了几口汤后就放下了碗筷。“我来这里,现在都感觉有吃肉的瘾头了,以前的时候总觉得鱼肉香,可来了边疆才发现,要过瘾还是得吃牛羊肉。”

    吃完饭,张凡敲定了老头最近去茶素医院坐班的事情。老头本来不太想去,可抵不住张凡死皮赖脸的硬磨。因为很多时候,这兔崽子不听老头的话。

    颇让老头有一种儿子大了,老子完了的感觉。不过张凡真需要老头帮忙的时候,老头虽然看着好像扭扭捏捏的不愿意答应,其实就是让张凡要感觉到一种,老头还是很重要的。

    晚上,邵华早早洗了澡,她估算了一下,自己应该在今晚12点排卵。当然了,她的这个计算不是问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而是自己翻着张凡的妇科书,自己推算出来的。

    靠谱不靠谱的不好说,反正人家觉得是,张凡就点头说是。

    羊肉补不补不好说,可张凡反正腿软了。“你就不能好好睡觉吗?我感觉你好像也有生理期一样,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格外努力的去看书。”

    安抚好邵华,张凡偷偷下床想去书房看看书,因为这几天比武的时候,张凡抽空在系统里考了一次试,结果尼玛又在内分泌上挂了。挂的他都不清不楚,连从哪里挂的都不知道。

    内分泌太难,张凡在内科上太没天赋了。以前的时候,这种时刻,邵华如同小猫咪一样,早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可今天,邵华眼睛亮的如同老猫一样。

    “我以为你睡着了。”张凡都起身了,尴尬的笑了笑,没辙又躺下了。

    “我觉得这次不一样!”邵华靠着张凡钻进张凡被窝里。

    “嗯,是不一样。”张凡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其实他脑子里全是内分泌的名词解释。

    “我觉得这次一定会怀孕的,你说要是个男孩,叫啥好呢?”

    “额!”张凡这才明白邵华说的啥,心里感慨了一下,这尼玛满世界的医疗专家都不能确定的事情,你就给确定了!

    “这个不能轻易决定,得好好研究一下,完了翻翻诗经什么的,千万不能着急。对了,你明天要去农场?”

    张凡赶紧岔开了话题,这尼玛要是真聊名字,一晚上都不够用。

    “嗯,农场里面,其他人的薰衣草卖不出去,大家又找到家里来了。哎,不管吧,多少年的邻居了,管吧,有时候让人恨的咬牙切齿。”

    “嗨,多大的事情,邵老板能管就管,毕竟乡里乡亲的,管不了,咱也别为难。来你躺好,我给你按摩按摩!”张凡车轱辘话一句接着一句,碎片式的聊天,让邵华不能集中精力的思考一个事情。

    然后开始按摩,先从脑部开始,慢慢的,张凡慢慢的开始按摩,没十几分钟,邵华睡着了。

    张凡看着熟睡的邵华,心里感慨了一句,尼玛系统里学的康复按摩,原来最大的用途是用来哄女人睡觉的啊!

    其实不是张凡矫情,是真的难。现在不光要天天上手术台做手术,还要操心医院的事情。

    你说单纯当一个医生不好吗,好,可张凡不甘心,就和很多人一样,没钱的时候烤羊肉撸串是最好的夜宵,可尼玛有钱了,不得来个铁板烧大虾吗!

    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如果只是上手术,管理医院,其实张凡也不会觉得这么难,可点了内科系统后。

    张凡现在的感觉就如同套管和冲击钻不匹配一样,你说进不去吧,也能进去,可进去了给你的感觉不是那种滑溜如斯,而是磕磕绊绊,一不小心就栽跟头。

    一点都没当时进外科的那种抚摸缎子般的丝滑。其他人遇上这种情况不知道会怎么办,张凡遇上这种情况,他就觉得这玩意还是缺盘,盘多了就圆润了。

    哄着邵华入睡后,张凡走进书房,然后拉开书房的灯,倒上一杯茶水,然后开始安心的盘。

    ……

    周一,院务会议。老黄时代茶素医院院务会议一周开两次,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大事很多,而当欧阳当家做主后,院务会议一周一次。

    到了张凡的头上,直接两周一次,甚至三周一次,有具体的事情,让具体的领导找相关的人员去沟通,如果真需要全体班子领导坐一起商量,哪就约时间。

    反正张凡不喜欢开会,大家都知道。

    可这次不开会都不行了。

    因为李存厚和赵燕芳两二货把水木的已经勾搭到茶素了,今天就到,这尼玛,张凡都不知道说啥,本来想着就是让水木的当个气氛组吓唬吓唬丸子国。

    这下弄的……

    “斗争的本质还是为了团结,可你看你弄的,说什么人头熟好联系。人头是真熟悉,这一棍子下去,直接拍死了,接下来怎么办。”

    没开会的时候,欧阳在张凡办公室里,埋怨着张凡当时没好好给两二货交代。

    张凡现在也后悔,想一想,一个是院士,一个是院士关门的弟子,一个女医生在移植方面能叫的起名号的人,这是能去玩心眼子搞谈判的人吗!真尼玛给玩砸了。

    早知道,当时应该让老陈去。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尼玛人家今天早上头班飞机到茶素,而且事前也没打招呼,上飞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手机就尼玛关机了,这就说明人家已经在路上了。

    “哎,先接待吧,吓唬吓唬丸子国也好!”张凡尴尬的说着。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你以为水木的急死忙活的来,就能让你几句话给糊弄走?你就等着割肉吧。”

    联系水木可以,沾便宜也行,可尼玛吃亏就不是欧阳愿意的了。

    人的秉性就这样,一直是苦日子过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富裕起来,让别人沾点便宜,和要她的命其实也差不多。

    “来就来吧,他们还真的能吃了我?行了,欧院,赶紧召集人开会吧。”

    ……

    “八嘎哟,他们现在还没有主动联系我们?”

    “没有!”

    “龟田君,不要着急,华国人就喜欢玩这种心理战术,过几天他们会来找我们的。现在已经到了试验的关键阶段了,没有资金,没有我们大丸子国的试验药剂。

    他们的试验会停摆的,不过我们大丸子国的这群医生真的是败类,竟然不和我们共同行动!”

    丸子国的几个药企还想着过几天,张凡会低声下气的来找他们。结果,张凡现在带队来茶素机场接人了。

    按照平时,张凡主动接人的次数不多,一般合作医院来人,都是老陈去的。

    这次不行,张凡得亲自去了,因为人家水木附属医院的院长亲自带队来了,光院士就来了四个。这尼玛,张凡必须要去迎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