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医路坦途 > 737 牛皮糖,就是不死心

737 牛皮糖,就是不死心

    “茶素医院,尼玛又发福利了!一人一头羊,你瞧瞧,那个胖护士,扛着羊,这尼玛就像猪驮着羊在走路一样!”

    华医院里,大家在高层的办公室里羡慕的看着茶素医院热闹的发着福利。

    早年间的时候,茶素就巴掌大的地方,前后左右繁华的就一条街,几乎所有的政府单位都在一条街上,医院也是,华医院离茶素医院就在鼻子尖的距离。

    以前的时候,两家医院各自安好,欧阳上台后,两家医院从上到下的充满了敌意,等张凡上台的时候,华医院的领导恨不得早早搬离这个地方。

    因为茶素医院的福利太尼玛好了,只要遇上逢年过节的时候,茶素医院一发福利,自己医院的员工就能痿好几个月。

    “这尼玛,今天又是什么日子啊,没到法定的节日啊,茶素医院他们要干什么?不要欺人太甚!”

    华医院的领导也看到了茶素医院发羊肉,茶素医院里面,被处理的羊肉,油光水滑的,像极了被脱光了衣服的美女一样,一人抬着一头。

    真尼玛看着让人生气,华医院也不是发不起羊肉,可尼玛这么频繁的发福利就发不起了。

    “院长,别生气,秋老虎还没走呢,他们吃了羊肉会流鼻血的,一点都不懂保养,还号称是医生呢,就是一群棒槌!”

    “哎,今天的医院动员大会先不开了,过几天再说吧!”忧愁的院长本来想开会,让大家提起精神来好好工作,可这尼玛怎么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张凡、欧阳到家,会议结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任丽是放心了,不管外面是羊群咩咩,还是丸子国闹着要走,反正现在任总又进入了孤芳自赏的状态了,任事不操心。

    别人一说事情,她就会惊讶的张开小嘴,然后说道:“院长不知道吗?那你去告诉他!”或者是,“哦,这个事情啊,这个事情要欧院决定。”

    真的,反正除了内科的事情,其他什么事情,她几乎不会主动去发表自己的意见,可越是这样,张凡越是重视任总的意见。这直接让后来者,特别是同为女性的闫晓玉副院长嫉妒的都快内爆了。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玩意真的学不来的。

    ……

    “我怎么是两只羊?”张凡下班后,打开车门一看,就问跟在身后的老陈。

    “多出来了几只羊,我给这次参与抢救的医生护士,每人都多发了一只,您的第二只是最小的,其他人的都比您的大!”

    老陈笑着说。

    可张凡看着车上的两只羊,都没办法说了,老陈说最小的,可羊尾巴都感觉比张凡自己的头大,这能是最小的吗!

    “我也吃不完啊,家里人少……”张凡小声的埋怨老陈。

    “卢老不是在吗,送其他的,卢老人家也不要,这个就当我们的土特产了,您就别在意了!”

    张凡只能点了点头,感慨的说了一句:“他们是不是把他们整个部族的羊群都赶来了啊!”。

    “呵呵,大约有两千头,早上交警部门和环卫部门还打电话,交警的说下次不能这样了,市区的交通都差点被搞瘫痪了,要不是看您面子,他们都赶回去了。

    环卫的口气比较硬,说是要我们出两万块钱的加班扫羊粪的费用,也不算罚款,就是等于给点劳务费。估计也被气的够呛。”

    张凡听着头都大了,“赶紧让财务的给人家把钱送去,这事弄的!”

    以前交通不便的时候,别说几十公里都见不到人的草原了,就算是边疆城市里面的人都是相当好客朴实的。这几年怎么说呢,反正变的略微不一样了。

    张凡听过一个不算是笑话的笑话。说是南方人拿着纸做的皮鞋糊弄边疆城市的人,边疆城市的人呢拿着银行的练习点钞的那个仿真钱去草原买羊。

    然后,环境就变成了大家都一样的聪明,一车过去碰死了三个长着大犄角的羊,然后牧民要你陪六个,你一生气说为啥,“肚子里都带着娃娃的!”

    老陈看着张凡开车离开,等汽车出了医院看不到了,这才回头上了办公室。

    张凡肯定也没在倒车镜上看着,可老陈就这习惯,虽然就是小细节,但绝对能让别人感受到他的一种尊重。

    老陈回到办公室他还有工作,羊肉还没发完,今天休息的人要打电话让来拿羊肉,还得给人家交警队送点,给环卫的也送点,多少不算,也是一个心意。

    反正工作琐碎的要命,一般人干几天都受不了,可老陈竟然能干好几年。

    ……

    “怎么今天买了两头羊?”回到家,邵华看到院子里的张凡打开车门后,诧异的问道。

    张凡很少往家里买羊肉,除非家里要招待客人什么的,不过一般都会提前给她打招呼。

    “单位的福利!”张凡笑着给邵华说,秋天了,邵华最近忙着去农场。

    去年农场的薰衣草,两老头想玩一次霸盘,结果被人差点给霸了,今年别说两老头了,两老太太都不让他们插手,所以全都得邵华去支应着。

    秋日的阳光虽然让邵华没了往日的白皙,不过微微带着小麦色的脸庞,比往日更显的健康。

    帮着张凡把羊肉抬进了厨房,虽然张凡不让邵华动手,可邵华还是帮着张凡抬着一个羊腿,深怕宰杀好的肥羊压坏了自家老公一样。

    “羊肉挺新鲜,我等会去叫师傅和师娘过来喝点羊肉汤,这一只留着明天后天我拿回农场去,让爸妈也吃点。”邵华安排着接下来的事情。

    一进家门,张凡就秉承着只管大事不管小事的风格,很少在家里拿主意,就算邵华询问,他也会装傻一样的说不了个一二三,除非邵华再次询问。

    别看就这点小手段,都能让夫妻间有一种和谐感。不像有些人,在外面不知道当了多大的领导,反正回家也是一副开会的架势,对待老婆也如同对待副手一样。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夫妻生活的,不过在位的时候还好一点,估计一直在上头,一旦退了休,日子就不好过了。

    茶素政府给卢院士在张凡他们的小区里面也安排了一个小别墅,不过老头大多数的时候都在县里面,来市区也大多数在张凡家里。

    “师父师娘回来了吗?”张凡问邵华。

    “回来了,下午回来的,你去看看老两口休息好了没。”

    “行!”张凡点了点头就出门去喊老头老太太去了。

    进了门,张凡看到有好些日子没见过的老头,老头拿着本子对着电脑,一边看一边记录,虽然看着清瘦了很多,人也从办公室的那种病态白,变的有点黑了。

    不过精神是好的,看到张凡进门,老头瞅了瞅,也没说话。“师父,您干嘛呢!”

    “嗯,看点资料!”说着连忙把手里的笔记本给合起来了,好像怕张凡看到一样。

    老太太笑着从卧室出来了,“小石头啊,你下班了啊,你师父在找教材呢!”

    “怎么,您还要找教材?遇上什么千里马了,竟然让你自己都的要复习功课了。”

    张凡笑着坐在老头边上。

    “哎!”老头看老太太说破了,也不藏着了。

    叹息了一下,说道:“以前的时候,教你们师兄弟,虽然不能说一举反三,可几乎都是一点就透的。特别是你们几个年轻的,在手术方面,都不用我教。

    可到了县乡后,我竟然有了无力感。很多手术的术式,你怎么教他都不会,可满乡镇就他一个外科医生,我这不是在网上看看早年间的教材,看看有没有更简单简略的一些方式方法。”

    张凡听了听,心里其实不以为然。这玩意老头是局中人,自从医疗行业形成虹吸现象后,但凡有手底下有点功夫的,几乎全都从下级跑到了上级。

    剩下的到底成了什么成色,不用张凡说,你看看病号量就明白了,患者又不是傻子。

    张凡最近还要大用老头,所以也不能点破,要是把老头惹生气了,老头不给你帮忙,张凡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嗯,师父的这个想法是对的。我过段时间让医院医教科的组织人手帮着您整理一下,就像当年赤脚医生手册那样,弄一个升级版!”

    “去!你小子就知道哄我高兴,你别小看那个赤脚医生手册,当年那可是汇集了全国顶级医生编著出来的,现在虽然看着简单,可在当年不亚于医疗行业的经典著作的。”

    “嗯,就是!听说当年你和我师爷也参与了,你负责的那一块啊!”

    老头爱听什么,张凡问什么,老头说的都高兴了,说的嘴角都起了白沫沫了。

    老太太看爷俩聊天,她也没掺和,就出门去帮邵华做饭去了。

    老头说啊说,从当年他还是学生一直说到后来在青鸟怎么当院长怎么努力搞科研的。

    虽然他也好奇今天这个兔崽子怎么这么有耐心,不过能听听自己科研方面的经历,能听听自己当院长的历史,也算是传道解惑授业了。

    所以老头说的高兴。

    差不多聊了两个多小时,老头算是总结完了,张凡好像得到了巨大的收获一样,反正真的假的不知道,可糊弄老头是没问题的。

    “师父,这几天您就别去地县了,您得去茶素医院帮我。”

    “怎么?”老头提高了警惕。

    就像老子看不上儿子的事业一样,对于张凡这种搞大搞多的想法,老头觉得是邪路,可张凡人家现在干的挺好,所以老头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很少去茶素医院。

    “我也有一群人要让你培训一下!我们这边其他人都不行,包括我!”

    “你到底要干什么?”老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张凡笑了笑,“领导不是说我们培训人才的方式不对吗,这次医疗比武,边疆的名额全部让我们茶素医院给占了。在边疆比赛,不用你出马,我去就够了。

    可要是去首都比赛,我就有点兜不住了,所以您要帮我!”

    “你还没死心啊!”老头觉得大领导都发话,张凡应该死心了,没想到这个兔崽子就和牛皮糖一样,黏黏糊糊的就是不放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